Archive for 政經局勢

救災視同作戰

陳博士按: 因為關心八八水災實況,上網看了一下新聞,才發現民眾和專家對高層有很多怨言。甚至連藍色的中國時報都出來批評,更別說其他的綠色報紙了。把對的人,放在對的地方,作對的事,事情就會做好,否則就會Dysfunctional,輕重緩急分不清楚。待過有效率的團隊和無效率的團隊,就知道人才在無效率團隊裡面的痛苦。

 

 

從自然醫學的角度來看,<台灣>這個有機體的免疫系統和修復能力已經出了問題。人體被蚊子叮到應該幾個小時內消腫復原,不應該一個禮拜都還在紅腫癢痛,更不應該演變成爛瘡。這個道理我在<吃錯了,當然會生病!>一書中的第243-246頁,有清楚的描述: 發炎是難免的,但必須要速戰速決! 九二一大地震十年後還有很多未修復的地方(爛瘡結疤沒?),那麼八八水災的重建又需要多長時間?

 

一個人要從生病狀態恢復健康,首先必須要有病識感,知道病灶在哪裡,然後請良醫對症下藥,病人乖乖配合,身體才會改善。台灣這個有機體,知道病在哪裡嗎? 想恢復健康嗎? 良醫又在哪裡? 不要說台灣了,連美國救市行動我都認為不符合自然醫學的觀念,靠強心針創造出來經濟復甦只是假象,只是安慰劑,治標不治本。

 

師出有名 不出才莫名其妙 2009-08-13 中國時報

     馬政府定調不發布緊急命令的主要理由之一,是認為《災害防救法》「該有的都有」。但前總統李登輝的國安會重要幕僚前陸軍副司令、前國安會秘書處處長劉湘濱卻說,災害防救法僅適用小型災害,不適合國家級災難,緊急命令是為了讓指揮體系更有效率,最重要是「師出有名」;他認為馬政府至今不發布緊急命令,簡直就是「莫名其妙」。

     劉湘濱為李登輝九二一震災時的核心幕僚之一,他說,此次風災屬於「國家級災難」,凡國家級災難一定要部隊下去,既是動用軍隊,就要三軍統帥「總統」親自下令,行政院哪敢自己動軍隊?可我國國軍目前為止像是消防隊一樣,哪裡叫才去哪裡,「到昨天早上部隊還在等!」

     劉湘濱說,救災視同作戰,國家級救難體系首要的就是能指揮軍隊,為動用軍隊,因此要緊急命令;同時,救災要調動很多錢,緊急命令不受預算法限制,可以排擠舉債上限;另也能簡化行政程序,如劉揆之前到處發飆橋蓋不好,此時不用緊急命令修橋,走一般行政程序,斷的橋還不知要蓋多久。

小兵苦等命令4 長官潑冷水2009-08-13 中國時報

     昨天有讀者在中時電子報貼文指出,有名急欲參與救災的陸戰隊官兵在網上抱怨說,部隊早已準備好救災,但水災過了四天卻還苦等不到上級下令。對此國防部副參謀總長吳達澎在記者會時則澆了官兵冷水說,「不是他想要去他就要去,軍隊畢竟是一個有組織的單位。」

     吳達澎昨天在國防部臨時召開的記者會中強調,國軍的使命是保國衛民,還是有戰備任務要執行,救災要有組織有計畫,要有指揮管制和後勤補給,「不是想去就能去」。

     軍隊有使命 不是想去就能去

     一名自稱是陸戰隊官兵的網友貼文說,「災民你們等著被救,可是我們卻苦等不到命令出去救災」,這名國軍弟兄說,陸戰隊是南部唯一有怪手、山貓、裝土機、頃斜車等重機械的部隊,更是九二一地震後復原有功的部隊,可是八八水災都已經四天了,官兵們卻只等到一句話「等命令」,他要告訴大家說,「我們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投入救災!」

     對於國軍這次救災的速度和表現,網友們褒貶都有,不過對於國軍多持肯定態度,但對於政府高層則批評居多。

     像是陸軍特戰隊員深入高雄縣小林等村發現七百多名待援居民的好消息,有名為gogogo的網友就說「國軍加油,讓我們看看平常納稅錢花得有價值。」

     肯定軍方表現 痛批政府高層

     還有後備憲兵向特戰官兵留言說,「敬禮!各位弟兄在你們救災時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平時大家把你們給抹黑,汙名,草莓兵幹一些大事給大家看,台灣加油,中華民國加油!」

     不過對於國軍是否救援太慢,也有自稱九二一參與者的網友說,「九二一開始時也是救災全無章法,是李總統在二十四日中秋節夜裏,在中興新村召開緊急救災會議,軍方自此全力投入救災,而今四天了,沒見到馬總統指示軍方全力投入,試問花錢繳稅金養那麼多高階將領和軍人作什麼?救災如作戰,現在正是發揮平時遇山開路遇水搭橋的訓練本領的時候了!」

 

學者:台灣要免災 先讓總統府淹水2009-08-13 中國時報

     莫拉克颱風侵襲台灣,水災與土石流造成人民生命財產的重大損失,成功大學副校長黃煌煇昨語重心長地說,八八水災不光是國內災害損失,也是國際形象損失,他痛批台灣從不重視治山防洪工作,更直言,「要讓台灣脫離旱災、水災,最好的方法就是讓總統府淹水!」

     國民黨下午召開中常會,邀請成功大學水利及海洋工程系教授黃煌煇專案報告「八八水災之省思及政府因應之道」。黃煌煇說,台灣從來不重視治山防洪工作,所以在某種條件下,一定會發生重大災害。屏東會發生斷橋,都是因為工程缺失,橋梁安全檢測沒有專責單位、國土復育相關法案擱置沒有執行、河道占用行水區間阻截河水宣洩,再加上淤沙清除工作都沒有做,怎麼可能不淹水?

     黃煌煇痛批 政府不重視治山防洪

     黃煌煇嚴厲批評地方政府「失責」,指地方政府對很多國土視而不見,在很多河川用地與保安用地上核發建照,或是根本沒有建照的違建,「官商勾結影響洩洪安全」。

     他說,兩位來自蘇俄的科學家透過CNN看到金帥飯店倒塌的畫面,親口告訴他,「台灣這個先進的國家,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黃說,這會造成外國對台灣防洪觀感很差的印象。

     他感慨地說,上周才在說要第一階段限水,本周卻變成救災,「這是多諷刺的事!是老天要給台灣人不重視水問題的教訓」,「水不認識黨,執政黨更應該好好督促政府。」

     防災體系薄弱 無法發揮救災效率

     救災工作分秒必爭,國軍救援還需要層峰協調,看在黃煌煇眼裡,他大聲說,「這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他強調,防災在美日是非常嚴謹的工作,總統要調動一兵一卒,任何部會都應該配合。而台灣政府在治山防洪政策上,除了輕忽國土保安基礎建設、漠視治山防洪重要性、投入經費預算不足、防災體系薄弱,導致無法發揮救災效率。

     黃煌煇重批政府駝鳥心態,「沒水喝的時候知道水珍貴,等水來了有水喝就忘記缺水;被水淹了,等太陽出來又忘了」,他說,要讓台灣脫離旱災跟水災,「最好的方法,就是讓總統府淹水!」「台灣太容易得到水,但這不代表台灣是有水的國家。」

 

小林村民 痛斥政府救災不力2009-8-13自由時報

〔記者林良哲、黃佳琳、王榮祥、許紹軒、蘇金鳳、曾慧雯/高雄報導〕受災嚴重的高雄縣甲仙鄉小林村民眾及家屬,昨在旗山國中焦急等待,他們對於政府迄今仍無法打通道路相當不諒解,除書寫大字報及高舉白布條表達心聲外,更有民眾撰寫陳情書要給馬總統,希望先以倍力橋及重型機具來打通道路,讓他們將親人屍體挖出來。

疾呼搶搭倍力橋 打通回鄉路

昨上午開始,設於旗山國中的救災指揮中心氣氛相當不安,來自小林村民眾對政府無法打通道路一事相當不滿,紛紛用紙板寫上「我要回家」、「回小林」等,並有人拉起白布條,上面寫著「殘障政府」,痛批政府救災不力。

挨家點名 一夕少了32 2009-8-13自由時報

〔記者方志賢、黃明裕、陳文嬋、黃旭磊/六龜報導〕「事發後,我們每天早點名,確定大家平安,但就是少了三十二人。」高雄縣六龜鄉新開部落三十二人死亡的消息,昨日透過搶搭第一班簡易流籠脫困的怪手工人邱錦豐口中證實;他激動地說著新開部落下崁僅五人死裡逃生,忍不住悲從中來,久久無法自已。

 

國軍救災 立正40分迎部長 2009-8-13自由時報

〔記者黃明堂/台東報導〕國軍十萬火急救災之際,竟為了部長陳肇敏到場視察,必須放下架設倍力橋的工作,在烈日下立正「恭迎」四十分鐘,等陳肇敏離去了才恢復趕進度。現場有民眾質疑,救災第一,有必要叫弟兄們工作停擺、立正恭迎部長嗎?

 

 

CNN:台灣救災 手忙腳亂 2009-8-13自由時報

〔國際新聞中心、編譯盧永山/綜合十二日外電報導〕莫拉克颱風造成台灣半世紀來最嚴重的水患,豪雨成災的怵目驚心畫面,引起國際媒體普遍關注。其中,每節整點新聞都以台灣災情及救災進度當做頭條的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就直言,台灣在救災方面表現得手忙腳亂。香港明報新聞網也說,馬政府每遇風災就歸咎於氣象預報不準或地方治水不力,卻無任何官員下台,影響政府威信。

馬救災遭質疑 影響政府威信

在莫拉克颱風來襲前,CNN的氣象預報中心就已準確預報降雨量。颱風過後,CNN不僅深入報導南台灣災情,還利用電腦動畫輔助說明,十一日甚至請來救難專家麥唐諾進行專業分析。

麥唐諾說:「卡崔娜颶風發生在全世界最有能力應對重大災難的國家(美國)。相較鄰國,台灣算是較有應對能力,但面對如此重大天災,台灣顯然仍手忙腳亂。」他也建議馬政府記取慘痛教訓,在災後重建時,考慮未來風險,以免重蹈覆轍。

台灣風災引起國際高度關注,包括美國三大電視網、福斯電視台、英國廣播公司(BBC)、日本NHK電視台、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美聯社、法新社與路透等知名媒體,均大幅報導台灣災情。BBC指出,莫拉克颱風在週末夾帶豪雨襲擊台灣,令台灣當局措手不及。

香港明報新聞網也指出,馬政府的救災能力備受批評,莫拉克颱風可謂馬政府執政以來的一場「生死考驗」。

 

馬來西亞巡迴演講_心得

馬來西亞華人共有600萬,對健康知識的需求與渴望,遠超過我行前的想像。從聽眾的問題當中,我發現有許多值得澄清的迷思,對安全食品的辨識,也有很大的成長空間。這次四場演講,場場爆滿,而且預先運到的書,搶購一空,很多人想買卻買不到。很多聽眾希望我能再去演講,甚至要我去辦健康體驗營,看這樣子,大概不久的將來,就會再去馬來西亞了,而且第二次去,準備會更加完善。

四場演講一覽表。


星洲日報和光明日報有一系列的專稿與專訪。

吉隆坡是現代化大都市,但是檳城和怡保卻有小城的風光。怡保的樹木相當茂密,到處綠意盎然。馬來西亞的面積是台灣的十倍大,但人口卻只有兩千多萬,人口不是很密集,居住環境比較寬敞。由於受到英國殖民數十年的影響,街道、房舍、交通號誌,都保有英國制度的痕跡。

在檳城和怡保,傳統的英式建築都有一大片草地。很多有錢人住宅,前院也都是整齊的草坪。華人和馬來人的傳統文化,不會這麼重視居家草坪的,只有英式住宅喜歡維持一大片平整的草地。

雖然馬來西亞的住房不像新加坡一樣,定期會粉刷油漆,但是購物中心內外還是保持得很新穎。

比較新的商店。

這是一間中學。是獨立中學或國民中學,我並不清楚,但是馬來西亞華人,數十年來,所面對的教育問題,卻是其他國家的人無法想像的。

馬來西亞是一個多種族、多元文化的國家,早期部分人士認為,要達到平等與團結,必須統一語言,由於執政者為馬來人,所以馬來語自然成為最終的官方語言。早期提倡多元文化並重的人士,會被視為破壞團結的異議人士。深負民族意識的華人,當然不願意被馬來文化同化。

因此,馬來西亞的政策,向來是壓抑華人和華文教育,雖然在主要城市,華人佔馬來西亞人口的大多數,但教育系統、大學入學、政府工作,處處卻都顯出對華人不太公平。有民族概念的華人,為了使下一代不忘本,送小孩進獨立中學,接受中文教育,學費高出很多,畢了業學歷不受政府承認,所以不能進國內的大學,只得花錢送小孩出國到台灣、新加坡、美國、英國、澳洲、、、念大學。獨立中學之所以要獨立作業,不受政府資助,就是因為馬來西亞政府會用政策將體制內的華文中學,逐漸改為英文中學,然後再改為馬來文中學,以達到以馬來文為國內官方語言的目的。

換句話說,華人聰明、勤奮、上進,有民族感,但是,馬來西亞政府認為,土著才是國家的主人,政策處處保護馬來人。華人只好自立更生,優秀的學生不能進國內大學,只好出國唸書。成績差的馬來人中學生可以進大學,但是,成績優異的華人中學生卻不能進大學。這個現象,是在台灣、美國、大陸的華人所無法想像的。反觀新加坡對優秀的馬來西亞華人學生來新加坡唸大學,會獎勵他們留下,新加坡的薪水是馬來西亞的兩倍。

在這樣的保護政策之下,馬來西亞人才不斷外流,優秀的華人不能替政府貢獻所長。要不然,以馬來西亞的資源,若是領導有方,其實可以成為一個富有的強國。這是一個基本政策偏差所導致的結果。

我個人向來不贊成保護主義,我認為,地球村的每一份子,都要有國際觀,要以國際舞台為發展平台。保護不求上進的個人或團體,是在扼殺自己的前途。適度、循序性地開放自由競爭,才是進步的動力。

台灣最近幾個月,一直在探討開放陸生來台,甚至開放大陸專業人士來台工作的問題。我個人雖然不想見到,但大陸人來台灣工作,卻是遲早的事情。我在美國結識一些大陸人,GRE和托福動輒滿分,有些人是整本英文字典背下來的。這些優秀的大陸人如果移民到台灣,勢必會對台灣本土的學子造成很大的衝擊,台灣的大學教育品質這幾年一直持續下降,再遇到大陸菁英,競爭力就顯得薄弱,我想這是台灣學子必須要認清的事實,因為,政府不可能一直保護下去,大陸人就快來了。或許,大陸菁英來台,可以激發台灣學子的鬥志。

歐巴馬總統承諾要挹注數千億美金救經濟,這也是保護主義。一不小心,就會演變成<拿國民的血汗錢,去保護財團和肥羊>。我個人認為,歐巴馬的責任非常重大,超乎你我的想像,關係全球經濟的發展,如果智囊團的策略正確、執行力夠強,或許可以讓經濟大蕭條懸崖勒馬,但一不小心,就會戳破連環大泡沫,造成全球景氣長期大蕭條。

這幾天在馬來西亞,看到的空氣都是灰灰的,可是聞起來並沒有汽車或工廠廢氣,計程車司機(馬來人)和華人朋友都說是印尼燒森林造成的。印尼人習慣點一把火把森林燒掉,燒成灰之後,就可以種植或開發了,這樣就省下了挖土機的費用。聽起來真是不可思議,但這是一種對待大地極為古老、原始、殘暴的方式,所因此造成的空氣汙染、溫室效應、地球暖化、臭氧層破洞,更是罪大惡極! 馬來西亞每年就會身受其害,空氣霧茫茫的,都是從印尼飄來的煙霧。馬來西亞也拿印尼沒辦法,任其破壞環境。其他國家好像也都沒有出面制止。這令我想到,所居住的大樓住戶在點蚊香和抽菸,我怎樣講都沒用,管理員也管不動,因為住戶在他家裡抽菸,是他的自由,煙霧飄到我家裡,誰也沒辦法!

計程車司機說,以往馬來西亞的雨季是年底的12-2月。但是最近幾年已經沒有雨季了,隨時可能下一點雨、也可能一直都不下雨,因為大球暖化和氣候變遷。

在高速公路休息站,看到很多當地人在享用馬來餐。

不知道馬來餐吃起來味道如何?

其實,世界的種族與文化真是形形色色。連唸小二的大女兒,都很想跟我出國看看,馬來西亞的人吃什麼? 房子長什麼樣子? 她說她想了解馬來西亞的<文化>,這句話出自小二的口中,真是令我驚訝! 我很好奇她真的知道<文化>的定義嗎? 但這種好奇心,是一種動力,是進步、創新的根源。

越了解多種文化,才越會尊重別人,也才不會故步自封!

危機就是轉機

在金融風暴之下,各國失業率屢創新高,套句郭台銘說的話,最糟的還沒來。

但是,在我眼裡,危機中充滿了轉機。如果你是做生意的,其實有很多賺錢的方法。如果你是上班族,週遭充滿了升遷的管道。你要把目光從負面處轉到正面處。

在經濟蕭條的大環境之下,大家最關心的是一個月能賺多少錢。那我們就來分析一下各行各業的薪水。全台灣薪水最低、工作最粗重的,大概就是泰勞了,時薪大概台幣一百元。全台灣收入最高、工作最不粗重的,大概就是大公司老闆、政府首長、名歌手了,時薪從幾萬元到幾十萬元不等。

你會發現,在這個社會,越花體力的工作,收入越低,越花腦力的工作,收入越高。我現在所說的,是白手起家的,例如施振榮、郭台銘、周杰倫。如果是因為家裡有錢有勢的空降部隊,不在本文討論範圍。

在一個公司裡面,工作職務非常多樣化,但我可以把它簡化成三類: 決策性工作、執行性工作、例行性工作。

公司高層開開會、喝喝茶、簽簽字、甚至打打高爾夫,就坐擁高薪,但是其實他們腦筋裡的想法,攸關整個公司的發展,一念之差可能就是天文數字的差別。所以說,薪水越高,責任越重,政府首長薪水很高(例如台幣三十萬),但如果決策錯誤或督導不力,馬上要下台(請辭或罷免),就是這個道理。

公司中階主管,雖然也有決策,但主要的工作在於貫徹老闆抽象的指令,把它具體化,適時以明確的報表回報給高層參考,以利判斷。

公司的基本員工,則是操作一些例行性的工作,例如生產、包裝、檢驗、送貨、收帳、盤點。或是政府機關裡面的櫃檯服務人員,每天朝九晚五,工作固定,薪水不高,即使出了錯,影響層面也較少。

以上就是我對各類工作的簡單分類,可能很草率,但我要說的重要觀念在下面。

有人說,我又沒念多少書,頭腦也不聰明,只能做基層的工作,所以薪水只能領個兩三萬。如果你真的這麼想,那你可能真的一輩子就這樣了。

就我所知有一個工友,奮發向上,結果當上校長,你知道嗎? (一路從: 工友>大學>研究所>講師>副教授>正教授>校長)。有一個桿弟(其實是女的),沒唸什麼書,但是看球看多了,自己跟著練習,居然成為全世界高爾夫球冠軍。有一個國小老師,兩個小孩的媽,因為土地被霸佔,找代書討不回來,乾脆自己去唸代書,居然把地討回來,不但如此,她後來還進一步念法律系,當上正牌律師。

有一個朋友,告訴我他們公司不准說<我不會>這三個字。我覺得沒錯,不會,學就會了,誰天生下來什麼都會? 但是,看看很多年輕人,心目中的理想工作是<錢多事少離家近>,上司要他做什麼,就說不會,或是沒時間,或是推給同事。理由總是很有道理,這個我沒學過、這個要花錢請人做、這個因為什麼所以無法解決、、、等等。

人的潛力是無限的,很多人的大腦,一輩子只用了3%、6%,聰明如愛因斯坦,也不過用了11%。其實,只要有心要學、肯用心學、花時間學,世上很多事情其實都很簡單的。當然啦! 是學會了以後才說簡單,門外漢看起來很難。最容易懂的例子是變魔術,最近不是流行學魔術嗎? 魔術看來真是匪夷所思,好像難如登天,但是學會之後就簡單了。十幾年前,在西雅圖,我想自己修真空管擴大機,問一個業餘的愛好者<自己修難不難>,他向我說的話,至今我還記憶猶新。他說 It's based on logics,他解釋給我聽,其實要修真空管機器一點都不難,憑常理推論去找問題,就可以修好。我照做,真的發現自己把真空管機器修好了。

有人會說,那是因為你頭腦好、學歷高。其實,我的反應力、理解力、記憶力並沒有比一般人好多少。我念了很多書,但是也從來沒唸過電工,從來沒上過電腦課或維修課。反而我認識不少人頭腦比我好,但是卻沒有發揮它的潛力,實在可惜,這並不是謙虛的話. 我相信<勤能補拙> 這句話. 或許別人一下就學會,而當自己沒那麼聰明時,若肯花三倍、五倍時間可能就學會了,而且會越學越多,就會觸類旁通,就不是聰不聰明,而是用不用心。

孔子說,<君子不器>。我覺得這句話講得實在很有道理。一個人不應該像器皿一樣,只有一種用途。很多人會畫地自限,說自己能力不好、身體不好、沒有背景,所以找不到好工作,其實,我認為這是自己封殺自己的前途。馬友友的大提琴拉得那麼好聽,他不是生下來就會拉的。王建民打球打得好,也是要不斷訓練,才能達到今天的目標。哪有人天生什麼都會?

前幾天,和一個生技公司的經理開會,我發現她對各種營養品與原料的知識相當豐富,而且正確(這點很重要,因為很多都是以訛傳訛),我問她在公司多久,她說七年,而公司也是成立七年。我說妳大學念營養或生化科系嗎? 她說不是,她大學念企業管理,畢業就到這家公司做事,起初只是當助理。

我想,這個經理就值得現代年輕人學習,她不但本份表現好,連跨領域的工作都做得比專業還好。她向我介紹一些營養品原料的優劣,我覺得講得比專業還清楚、而且還全部正確。我覺得,公司景氣再怎麼差,她也不會被裁員。

所以,避免裁員的最好方法,就是不斷自我提升。如果抱著<當一天和尚敲一天鐘>的心態,可能你老早就在公司高層的黑名單上了,一遇到營運不佳,當然就要被裁。如果公司剛好是景氣蕭條之下的犧牲品,例如現在的面板業,公司因為虧損而不得已把優秀的你裁員了,也不要擔心,因為你很快可以找到新工作或自創一片天空。

所以,一個人真正的資產(Assets)在哪裡? 不在銀行裡,不在房地契上,也不是你的畢業證書,而是你的上進心。如果肯學、肯用心解決困境、持之以恆,工友也會變校長,國小老師變律師,桿弟變成世界冠軍,賣鴨蛋也會開跨國電腦公司,標會借錢創業也會變成鴻海集團。

回到我前面說的三類工作: 例行、執行、決策。在公司裡面,你要從基層工作爬升,最重要的就是提升自我的資產(Assets)。雖然只是一個小助理,但是你越學越多,比別人會處理問題,甚至更有創意,幫公司解決麻煩帶進營收,這樣的助理誰會把你辭掉? 提昇都來不及了。

越是抽象的能力越值錢,越是粗重的能力越不值錢。

在景氣不佳的今年,很多人可以趁機分析自己,上進心有多大、願不願意付出心血提升自己、還是喜歡例行侷限的工作、會不會期待中樂透?

大腦要用,要勇於創新,才會不斷成長。內人很羨募一個朋友的媽媽,活到八十歲只會用糖泡飯,因為家裡有佣人,一輩子不必下廚。我說這樣很可憐,她失去很多樂趣與成就感,甚至少了一種維繫家人的力量。

聽說郭台銘居家與辦公室裝潢相當儉樸,可見他的樂趣不在於享樂,而在於自我提升。我發現有些人真的很想賺錢,但不喜歡提升自己的無形資產,反而想走捷徑,甚至常買樂透,把賺錢的希望放在中頭獎。我個人是從來不買樂透的,即使買過幾次,也是被迫跟著同事一起團購。我認為,樂透賺的錢,不是你的錢,不能代表你的無形資產。美國統計發現,很多中樂透的人在幾年內宣布破產,因為根本不會運用金錢,自己的能力完全沒有提升,所以不要說錢滾錢了,連留都留不住。

總之,為了賺錢不一定會賺錢,但是提升自我,很可能會讓你賺錢。這在個人的財務奮鬥是如此,在國家的經濟奮鬥也是如此。

和工作一樣,我也把國家分為三類: 創意國家、模仿國家、落後國家。這個分類也是很粗略,但我只是要傳遞一個概念。美國是創意國家,全世界一百年來的重大發明都來自美國,所以它擁有技術的領先權,所以擁有最多的財富。亞洲的日本不夠有創意,但是模仿的最精細、最用心,所以算是模仿國家裡面的佼佼者。亞洲四小龍,包括台灣,過去創造的經濟奇蹟,其實就是在滿足創意國家的需求,靠著勤奮、勞力,賺進外匯。如今台灣的勞力優勢已失去,已被中國取代。所以現在中國是最大的模仿國,但是令人擔心的事,中國模仿得很差,甚至衍生很多問題。而世界上有些動亂或懶散的國家,既無創意也不模仿,所以在經濟方面就敬陪末座,例如辛巴威是目前最糟糕的。

國家要如何進步,要如何把經濟搞好,其實和個人如何從工作中賺錢是一樣的道理。還是一句老話,提升無形的資產。不要沾沾自喜是農業大國,阿根廷曾經是世界農業大國,非常富裕,國民生產毛額是台灣的二十倍,但是不跟隨世界腳步進步,現在已經屬於貧窮落後的國家。菲律賓也曾經比台灣富裕很多,但現在呢?

越是無形的資產越寶貴,越是領先群眾,越能創造財富。台灣要進步,必須重視無形的資產,我早在兩年前的部落格文章提到,台灣要進步,必須注重細膩度,這是可以領先大陸的地方。細膩度就是一種對品質的追求,這是很抽象的,也是很無形的。

很難嗎? 其實不難,問題不在於會不會做,而是想不想做。如果想做,動機夠強,你就會找到方法,<不會>就會變成<會>。

Obama’s Inaugural Speech

The 44th US President Barack Obama’s Inaugural Speech

 

My fellow citizens:

 

I stand here today humbled by the task before us, grateful for the trust you have bestowed, mindful of the sacrifices borne by our ancestors. I thank President Bush for his service to our nation, as well as the generosity and cooperation he has shown throughout this transition.

 

Forty-four Americans have now taken the presidential oath. The words have been spoken during rising tides of prosperity and the still waters of peace. Yet, every so often, the oath is taken amidst gathering clouds and raging storms. At these moments, America has carried on not simply because of the skill or vision of those in high office, but because We the People have remained faithful to the ideals of our forebearers, and true to our founding documents.

 

So it has been. So it must be with this generation of Americans.

 

That we are in the midst of crisis is now well understood. Our nation is at war, against a far-reaching network of violence and hatred. Our economy is badly weakened, a consequence of greed and irresponsibility on the part of some, but also our collective failure to make hard choices and prepare the nation for a new age. Homes have been lost; jobs shed; businesses shuttered. Our health care is too costly; our schools fail too many; and each day brings further evidence that the ways we use energy strengthen our adversaries and threaten our planet.

 

These are the indicators of crisis, subject to data and statistics. Less measurable but no less profound is a sapping of confidence across our land — a nagging fear that America 's decline is inevitable, and that the next generation must lower its sights.

Today I say to you that the challenges we face are real. They are serious and they are many. They will not be met easily or in a short span of time. But know this, America : They will be met.

 

On this day, we gather because we have chosen hope over fear, unity of purpose over conflict and discord.

 

On this day, we come to proclaim an end to the petty grievances and false promises, the recriminations and worn-out dogmas, that for far too long have strangled our politics.

 

We remain a young nation, but in the words of Scripture, the time has come to set aside childish things. The time has come to reaffirm our enduring spirit; to choose our better history; to carry forward that precious gift, that noble idea, passed on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the God-given promise that all are equal, all are free, and all deserve a chance to pursue their full measure of happiness.

 

In reaffirming the greatness of our nation, we understand that greatness is never a given. It must be earned. Our journey has never been one of shortcuts or settling for less. It has not been the path for the fainthearted — for those who prefer leisure over work, or seek only the pleasures of riches and fame. Rather, it has been the risk-takers, the doers, the makers of things — some celebrated, but more often men and women obscure in their labor — who have carried us up the long, rugged path toward prosperity and freedom.

 

For us, they packed up their few worldly possessions and traveled across oceans in search of a new life.

 

For us, they toiled in sweatshops and settled the West; endured the lash of the whip and plowed the hard earth.

 

Time and again, these men and women struggled and sacrificed and worked till their hands were raw so that we might live a better life. They saw America as bigger than the sum of our individual ambitions; greater than all the differences of birth or wealth or faction.

 

This is the journey we continue today. We remain the most prosperous, powerful nation on Earth. Our workers are no less productive than when this crisis began. Our minds are no less inventive, our goods and services no less needed than they were last week or last month or last year. Our capacity remains undiminished. But our time of standing pat, of protecting narrow interests and putting off unpleasant decisions — that time has surely passed. Starting today, we must pick ourselves up, dust ourselves off, and begin again the work of remaking America .

 

For everywhere we look, there is work to be done. The state of the economy calls for action, bold and swift, and we will act — not only to create new jobs, but to lay a new foundation for growth. We will build the roads and bridges, the electric grids and digital lines that feed our commerce and bind us together. We will restore science to its rightful place, and wield technology's wonders to raise health care's quality and lower its cost. We will harness the sun and the winds and the soil to fuel our cars and run our factories. And we will transform our schools and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to meet the demands of a new age. All this we can do. And all this we will do.

 

Now, there are some who question the scale of our ambitions — who suggest that our system cannot tolerate too many big plans. Their memories are short. For they have forgotten what this country has already done; what free men and women can achieve when imagination is joined to common purpose, and necessity to courage.

 

What the cynics fail to understand is that the ground has shifted beneath them — that the stale political arguments that have consumed us for so long no longer apply. The question we ask today is not whether our government is too big or too small, but whether it works — whether it helps families find jobs at a decent wage, care they can afford, a retirement that is dignified. Where the answer is yes, we intend to move forward. Where the answer is no, programs will end. And those of us who manage the public's dollars will be held to account — to spend wisely, reform bad habits, and do our business in the light of day — because only then can we restore the vital trust between a people and their government.

 

Nor is the question before us whether the market is a force for good or ill. Its power to generate wealth and expand freedom is unmatched, but this crisis has reminded us that without a watchful eye, the market can spin out of control — and that a nation cannot prosper long when it favors only the prosperous. The success of our economy has always depended not just on the size of our gross domestic product, but on the reach of our prosperity; on our ability to extend opportunity to every willing heart — not out of charity, but because it is the surest route to our common good.

 

As for our common defense, we reject as false the choice between our safety and our ideals. Our Founding Fathers, faced with perils we can scarcely imagine, drafted a charter to assure the rule of law and the rights of man, a charter expanded by the blood of generations. Those ideals still light the world, and we will not give them up for expedience's sake. And so to all other peoples and governments who are watching today, from the grandest capitals to the small village where my father was born: Know that America is a friend of each nation and every man, woman and child who seeks a future of peace and dignity, and that we are ready to lead once more.

 

Recall that earlier generations faced down fascism and communism not just with missiles and tanks, but with sturdy alliances and enduring convictions. They understood that our power alone cannot protect us, nor does it entitle us to do as we please. Instead, they knew that our power grows through its prudent use; our security emanates from the justness of our cause, the force of our example, the tempering qualities of humility and restraint.

 

We are the keepers of this legacy. Guided by these principles once more, we can meet those new threats that demand even greater effort — even greater cooperation and understanding between nations. We will begin to responsibly leave Iraq to its people, and forge a hard-earned peace in Afghanistan . With old friends and former foes, we will work tirelessly to lessen the nuclear threat, and roll back the specter of a warming planet. We will not apologize for our way of life, nor will we waver in its defense, and for those who seek to advance their aims by inducing terror and slaughtering innocents, we say to you now that our spirit is stronger and cannot be broken; you cannot outlast us, and we will defeat you.

 

For we know that our patchwork heritage is a strength, not a weakness. We are a nation of Christians and Muslims, Jews and Hindus — and nonbelievers. We are shaped by every language and culture, drawn from every end of this Earth; and because we have tasted the bitter swill of civil war and segregation, and emerged from that dark chapter stronger and more united, we cannot help but believe that the old hatreds shall someday pass; that the lines of tribe shall soon dissolve; that as the world grows smaller, our common humanity shall reveal itself; and that America must play its role in ushering in a new era of peace.

 

To the Muslim world, we seek a new way forward, based on mutual interest and mutual respect. To those leaders around the globe who seek to sow conflict, or blame their society's ills on the West: Know that your people will judge you on what you can build, not what you destroy. To those who cling to power through corruption and deceit and the silencing of dissent, know that you are on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 but that we will extend a hand if you are willing to unclench your fist.

 

To the people of poor nations, we pledge to work alongside you to make your farms flourish and let clean waters flow; to nourish starved bodies and feed hungry minds. And to those nations like ours that enjoy relative plenty, we say we can no longer afford indifference to suffering outside our borders; nor can we consume the world's resources without regard to effect. For the world has changed, and we must change with it.

 

As we consider the road that unfolds before us, we remember with humble gratitude those brave Americans who, at this very hour, patrol far-off deserts and distant mountains. They have something to tell us today, just as the fallen heroes who lie in Arlington whisper through the ages. We honor them not only because they are guardians of our liberty, but because they embody the spirit of service; a willingness to find meaning in something greater than themselves. And yet, at this moment — a moment that will define a generation — it is precisely this spirit that must inhabit us all.

 

For as much as government can do and must do, it is ultimately the faith and determination of the American people upon which this nation relies. It is the kindness to take in a stranger when the levees break, the selflessness of workers who would rather cut their hours than see a friend lose their job which sees us through our darkest hours. It is the firefighter's courage to storm a stairway filled with smoke, but also a parent's willingness to nurture a child, that finally decides our fate.

 

Our challenges may be new. The instruments with which we meet them may be new. But those values upon which our success depends — hard work and honesty, courage and fair play, tolerance and curiosity, loyalty and patriotism — these things are old. These things are true. They have been the quiet force of progress throughout our history. What is demanded then is a return to these truths. What is required of us now is a new era of responsibility — a recognition, on the part of every American, that we have duties to ourselves, our nation and the world; duties that we do not grudgingly accept but rather seize gladly, firm in the knowledge that there is nothing so satisfying to the spirit, so defining of our character, than giving our all to a difficult task.

 

This is the price and the promise of citizenship.

 

This is the source of our confidence — the knowledge that God calls on us to shape an uncertain destiny.

 

This is the meaning of our liberty and our creed — why men and women and children of every race and every faith can join in celebration across this magnificent Mall, and why a man whose father less than 60 years ago might not have been served at a local restaurant can now stand before you to take a most sacred oath.

 

So let us mark this day with remembrance, of who we are and how far we have traveled. In the year of America's birth, in the coldest of months, a small band of patriots huddled by dying campfires on the shores of an icy river. The capital was abandoned. The enemy was advancing. The snow was stained with blood. At a moment when the outcome of our revolution was most in doubt, the father of our nation ordered these words be read to the people:

 

"Let it be told to the future world … that in the depth of winter, when nothing but hope and virtue could survive… that the city and the country, alarmed at one common danger, came forth to meet [it]."

 

America. In the face of our common dangers, in this winter of our hardship, let us remember these timeless words. With hope and virtue, let us brave once more the icy currents, and endure what storms may come. Let it be said by our children's children that when we were tested, we refused to let this journey end, that we did not turn back, nor did we falter; and with eyes fixed on the horizon and God's grace upon us, we carried forth that great gift of freedom and delivered it safely to future generations.

歐巴馬就職演說全文

美國第四十四任總統歐巴馬就職演說全文中譯 1/20/2009

各位同胞:

今天我站在這裡,為眼前的重責大任感到謙卑,對各位的信任心懷感激,對先賢的犧牲銘記在心。我要謝謝布希總統為這個國家的服務,也感謝他在政權轉移期間的寬厚和配合。

四十四位美國人發表過總統就職誓言,這些誓詞或是在繁榮富強及和平寧靜之際發表,或是在烏雲密布,時局動盪之時。在艱困的時候,美國能箕裘相繼,不僅因為居高位者有能力或願景,也因為人民持續對先人的抱負有信心,也忠於創建我國的法統。

因此,美國才能承繼下來。因此,這一代美國人必須承繼下去。

我們正置身危機核心

現在大家都知道我們正置身危機核心,我國正處於對抗深遠暴力和憎恨的戰爭。我們的經濟元氣大傷,是某些人貪婪且不負責任的後果,也是大眾未能做出艱難的選擇,為國家進入新時代做準備所致。許多人失去房子,丟了工作,生意垮了。我們的醫療照護太昂貴,學校教育辜負了許多人。每天都有更多證據顯示,我們利用能源的方式壯大我們的對敵,威脅我們的星球。

這些都是得自資料和統計數據的危機指標。比較無法測量但同樣深沉的,是舉國信心盡失持續擔心美國將無可避免地衰退,也害怕下一代一定會眼界變低。

今天我要告訴各位,我們面臨的挑戰是真的,挑戰非常嚴重,且不在少數。它們不是可以輕易,或在短時間內解決。但是,美國要了解,這些挑戰會被解決。

在這一天,我們聚在一起,因為我們選擇希望而非選擇恐懼,有意義的團結而非紛爭和不合。

在這一天,我們來此宣示,那些無用的抱怨和虛偽的承諾已終結,那些扭曲我們政治已久的相互指控和陳舊教條已終結。

我們仍是個年輕的國家,但借用聖經的話,擺脫幼稚事物的時刻到來了,重申我們堅忍精神的時刻到來了,選擇我們更好的歷史,實踐那種代代傳承的珍貴權利,那種高貴的理念:就是上帝的應許,我們每個人都是平等的,每個人都是自由的,每個人都應該有機會追求全然的幸福。

再次肯定我們國家的偉大,我們了解偉大絕非賜予而來,必須努力達成我們的旅程從來就不是抄捷徑或很容易就滿足。這條路一直都不是給不勇敢的人走的,也不是給那些偏好逸樂勝過工作,或者只想追求名利就滿足的人。恰恰相反,走這條路的始終是勇於冒險的人,做事的人,成事的人,其中有些人很出名,但更常見的是在各自崗位上的男男女女無名英雄,在這條漫長崎嶇的道路上支撐我們,邁向繁榮與自由。

為了我們,他們攜帶很少的家當,遠渡重洋,追尋新生活。

為了我們,他們胼手胝足,在西部安頓下來;忍受風吹雨打,篳路藍縷。

為了我們,他們奮鬥不懈,在康科特和蓋茨堡,諾曼地和溪山等地葬身。

前人不斷的奮鬥與犧牲,直到雙手皮開肉綻,我們才能享有比較好的生活。他們將美國視為大於所有個人企圖心總和的整體,超越出身、財富或小圈圈的差異。

這是我們今天繼續前進的旅程。我們仍舊是全球最繁榮強盛的國家。這場危機爆發時,我們的勞工生產力並未減弱。我們的心智一樣創新,我們的產品和勞務和上周或上個月或去年相比,一樣是必需品。我們的能力並未減損。但是我們墨守成規、維護狹小利益、推遲引人不悅的決定,這段時期肯定已經過去。從今天起,我們必須重新出發、再次展開再造美國的工程。

經濟情勢需迅速行動

我們無論朝何處望去,都有工作必須完成。經濟情勢需要大膽、迅速的行動我們將有所行動,不光是創造新工作,更要奠定成長的新基礎。我們將造橋鋪路,為企業興建電力網格與數位線路,將我們聯繫在一起。我們將讓科學回歸合適的用途,運用科技的奇蹟來提高醫療品質並降低費用。我們將利用太陽能、風力和土壤作為汽車的燃料和工廠的能源。我們將讓中小學及大專院校轉型,因應新時代的需要。這些我們可以作到。我們也將會作到。

現在,有人質疑我們的企圖心規模,暗示說我們的體系無法承受太多的大計畫。這些人的記性不好。因為他們忘記了這個國家已經完成的成就,當創造力朝同一個目標發展,不受約束的男男女女可以完成何等成就,必要的是勇氣。

懷疑者無法理解的是他們的主張已經站不住腳,長期以來折磨我們的陳腐政治爭議已經行不通。我們今天的問題不是政府太大或太小,而是有無功效,是否能幫助家庭找到薪水不錯的工作,支付得起照顧費用,有尊嚴的退休。哪個方向能夠提供肯定的答案,我們就往那裡走。答案是否定的地方,計畫就會停止。所有我們這些管理大眾金錢的人都將負起責任,花錢要精明,改掉惡習,正大光明作事情,只有這樣我們才能重建政府與人民間最重要的信任。

我們眼前的問題也不是說市場的力量是善或惡。市場創造財富和增加自由的力量無與倫比,但是這場危機提醒我們沒有監督時,市場發展將失控當市場只偏愛有錢人時,國家無法永續繁榮。我們經濟成功的依據,不只是國內生產毛額的規模,還有繁榮可及的範圍,以及我們將機會拓展給每個願意打拚的人,不是因為施捨,而是因為這就是達到我們共同利益最穩健的途徑。

至於我們的共同防衛,我們認為必須在我們的自由和理想之間作一抉擇是不確實的,我們拒絕接受。我們建國諸父在我們難以想像的危難之中。擬具了確保法治和人權的憲章,被一代代以鮮血擴大充實的憲章。這些理想依然照亮這個世界,我們不會為了便宜行事而揚棄它。同樣地,今日在觀看此情此景的其他民族和政府,從最宏偉的都城到家父出生的小村莊,我要說:任何一個國家、男、女、和孩童,只要你在追求一個和平且有尊嚴的未來,美國就是你的朋友,我們準備再次帶領大家。

我們可面對新的威脅

回想先前的世代力抗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靠的除了飛彈和戰車之外,還有強固的聯盟和持久的信念。他們知道單單力量本身不足以讓我們自保,也不能讓我們為所欲為。相反地,他們知道我們的力量因為謹慎使用而增強,我們的安全源自我們理想的正當性,我們所樹立楷模的力量,以及謙遜和克制所具有的調和特質。

我們是這些遺產的保存者。在這些原則的再次指引下,我們可以面對那些新的威脅,這些威脅有賴國與國間更大的合作與諒解方能因應。我們將開始以負責任的方式把伊拉克還給它的人民,並在阿富汗建立贏來不易的和平。我們會努力不懈地與老朋友和昔日的對手合作,以減輕核子威脅,和地球的暖化。我們不會為我們的生活方式而道歉,也會毫不動搖地保護它,對那些想要藉由帶來恐怖與殺害無辜以遂其目的者,我們現在告訴你,我們的精神強過你們,無法摧折,你們不可能比我們長久,我們必定打敗你們。

因為我們知道,我們拼湊組合而成的遺產是我們的強處,而非弱點。我們是由基督徒和穆斯林,猶太教徒和印度教徒,以及非信徒組成的國家。我們由取自世界四面八方的各種語文和文化所形塑。而且由於我們曾嘗過內戰和種族隔離的苦果,並且在走出那黑暗時期之後變得更堅強和團結,這讓我們不得不相信舊日的仇恨終究會過去,部族之間的界線很快就會泯滅。隨著世界越來越小,我們共通的人性也會彰顯,而美國必須扮演引進新和平時代的角色。

對穆斯林世界,我們尋求一種新的前進方式,以共同的利益和尊重為基礎。那些想播植衝突並把自己社會的問題怪罪於西方的領袖,須知你的國民藉以判斷你的,是你能建立什麼,而非你能毀壞什麼。那些靠著貪腐欺騙和箝制異己保住權勢的人,須知你門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而只要你願意鬆手,我們就會幫忙。

那些窮國的人民,我們保證會和你們合作,讓們的農場豐收,讓清流湧入,滋補餓壞的身體,餵養飢餓的心靈。而對那些和我們一樣比較富裕的國家,我要說,我們不能再對國界以外的苦痛視而不見,也不能再消耗世上的資源而不計後果。因為世界已經變了,我們也要跟著改變。

在我們思索眼前道路的此際,我們以謙虛感激的心想到,有些勇敢的美國同胞正在遙遠的沙漠和山嶺上巡邏。今天他們有話要對我們說,就和躺在阿靈頓(公墓)的英雄們世世代代輕聲訴說的一樣。我們尊榮他們,不只因為他們捍衛我們的自由,更因為他們代表著服務的精神;願意在比自己更大的事物上找尋意義。而在此刻,能夠界定一個世代的此刻,必須常駐你我心中的,正是這種精神。

即使政府能做和必須做,這個國家最終仍得靠美國人民的信念與決心。在堤防決堤時,是人們的善心,讓他們招待陌生人。是工作人員的無私,讓他們寧可減工時,也不願看到朋友失業,陪伴我們度過最黑暗時期。是消防員的勇氣,讓他們衝進滿是濃煙的樓梯間。是父母心甘情願培育孩子,最終決定我們的命運。

我們的挑戰也許是新的,我們迎接挑戰的工具也許是新的,但我們賴以成功的價值觀辛勤工作和誠實、勇氣和公平競爭、容忍和好奇心、忠實和愛國心這些都是固有的。這些價值是真實的,是我們歷史上進步的沈默力量。我們有必要找回這些真實價值。我們現在需要一個勇於負責的新時代,每一個美國人都體認到我們對自己、對國家、對世界負有責任,我們不是不情願地接受這些責任,而是欣然接受,堅信沒有什麼比全力以赴完成艱難的工作,更能得到精神上的滿足,更能找到自我。

這是公民的代價和承諾。

這是我們信心的來源,體認上帝召喚我們創造不確定的命運。

這是我們的自由和信條的真諦,為什麼不同種族和信仰的男女老幼能在這個大草坪上共同慶祝,為什麼一個人的父親在不到六十年前也許還不能進當地的餐廳用餐,現在卻能站在你們面前做最神聖的宣誓。

讓我們記住這一天,記住我們是誰、我們走了多遠。在美國誕生這一年,在最寒冷的幾個月,在結冰的河岸,一群愛國人士抱著垂死的同志。首都棄守,敵人進逼,雪沾了血。在那時,我們革命的成果受到質疑,我們的國父下令向人民宣讀這段話:

「讓這段話流傳後世,在深冬,只剩下希望和美德,這個城市和這個國家,面臨共同危險,站起來迎向它。」

美國,面對我們共同的危險,在這個艱困的冬天,讓我們記得這些永恆的話語。懷著希望和美德,讓我們再度衝破結冰的逆流,度過接下來可能來臨的暴風雪。讓我們孩子的孩子繼續流傳下去,說我們受到考驗時,我們拒絕讓旅程結束,我們不回頭,也不躊躇;眼睛注視著遠方,上帝的恩典降臨我們,我們帶著自由這個偉大的禮物,安全送達未來的世世代代。

(轉載自聯合報,陳博士稍作潤飾。)

詭譎的世界經濟

自從8月25日回到台灣之後,就開始馬不停蹄地演講與赴約,根本沒有刻意調時差,就已被迫調好。每天早上六點多就起床,開始一天的行程,到了晚上回到家,倒頭就睡,所以沒有時間照顧部落格,對許多發問的網友真是抱歉。新自然主義出版社的社長建議我,行程表只要排半滿就好。我會往這方面努力,但是許多邀約不斷,內人暫時充當我的助理,通通來者不拒。所以最近真是滿檔。

雖然忙,但是通常我不會累,因為推廣自然醫學的觀念,我有充沛的能量。但是昨天下午真是感到疲累,因為昨天早上和下午都有演講,中午主辦單位準備的便當充滿油炸物,我盡量不碰炸蝦、炸雞塊,只吃白飯、青菜、和滷排骨。不過這塊滷排骨是先炸過再滷,所以還是殘留許多自由基,不知不覺中還是影響了身體。昨天下午演講場所可能剛換新地毯,所以充滿甲醛味。自由基加上甲醛,讓我在昨天晚上,第一次感到全身疲累。這就是外食的風險,以及出外的不便。經過二十四小時,才漸漸恢復正常。

在繁忙的行程當中,我偶而會關心國內外經濟的狀況。前兩個月在美國,體會到次級房貸的風暴,回到台灣,這兩天感受到台灣股市與政治的錯綜關係,外資紛紛撤離,股市不知何時才能見底。聽說上海股市也是大跌。令人不禁納悶,到底全球經濟發展將何去何從?

有人說,美國次貸最壞的情況還沒開始,有人說只要次貸處理完畢,美國的經濟就會好轉。有人看壞、有人看好? 到底如何,我認為關鍵在於美國人自己是樂觀還是悲觀。

如果美國人普遍樂觀,美國經濟就會好轉,帶動全世界經濟好轉,反之,如果美國人開始悲觀,很可能就會持續掀起骨牌效應,後果不堪設想。

為何關鍵在美國的心理呢? 說來話長,但簡單說,這場風暴是由美國人引起的。

房市膨脹–>次貸氾濫–>不堪負荷房貸–>住戶丟下房屋、申請破產、銀行接手–>銀行虧損–>銀行倒閉–>政府接管爛帳–>政府印鈔票、發行公債

最近幾年,美國有錢人投資在房地產的資金已經大幅減少,因為房價過高,紛紛轉而投資期貨(小麥、玉米、石油、鋼鐵),這是造成全球原物料與石油價格大漲的原因。這些股市炒手沒料到如此一來卻拖累了全球經濟發展,將會回過頭來影響自己,於是紛紛再賣掉期貨,因此造成最近原物料價錢又回穩。

美國是一個非常照顧人民的國家,如果任何一個人繳不出房屋貸款,可以把房子丟下不管。三個月之後,房子就歸銀行所有,開始準備法拍。而屋主呢? 丟下房貸跑了,信用變壞只是五年的事,五年之後又是一條好漢。即使破產了,也還有破產法保障人民基本權利。所以,老美是有恃無恐的,破產沒什麼大不了。如果在台灣、香港、大陸,要是欠錢不還,是會跳樓的,因為各種討債機制一定會想辦法追到錢(例如黑道或判刑)。但是在美國,沒錢有國家保護著,不會有事。

丟下的房子由銀行接管,開始法拍,賠一點能賣掉算不錯了,如果大批法拍屋滯銷,可能會拖垮銀行。聽說美國的貸款公司已經垮了一半。這些呆帳最後誰來吸收? 答案是政府,前兩天美國政府不是宣佈接管兩家慘賠的貸款公司嗎? 呆帳由政府接收,然後發行公債或是大量印製美鈔,就可以慢慢沖掉呆帳。很多人可能不曉得,美國是全世界唯一一個可以自由印鈔票的國家。想印多少美鈔,美國政府自己決定。

美國這一個經濟制度,完全保護本國國民與國家的利益。美國經濟要穩,首先是美國房市要穩,也就是說,法拍屋浪潮需要漸漸停緩下來。如果美國人看壞經濟,越來越多人把房子丟了就跑,那麼經濟就會越來越差,(世界經濟就會越來越差),如果美國人不再丟房子,法拍屋處理完了,房價回溫,那們經濟就會漸趨穩定,全世界也就會停止恐慌。

美國是經濟大國,人民的消費習慣與華爾街的動態,都會直接牽動世界經濟。

我希望台灣能發展自給自足的經濟體系,不要寄生在美國經濟之下,更不要依賴外資的挹注,這次股市的反應就看得出來,其實整個股市受到外資的影響太深,連政府的降稅都發揮不了作用。

內人看到我寫這篇文章在旁邊碎碎念,為何不寫健康文章而寫這個什麼世界經濟? 我的理由是我很想告訴大家,看事情不要在台灣裡面打轉,要有世界觀! 不管是政府或民眾,我覺得很多人不能跳脫既有的窠臼,甚至喜歡亂批鬥,這樣不但造成能量內損,而且於事無補,有弊無利。

能量要聚集在正面事務上,才會進步!

物價上漲之我見

從今年三月份起,我就很注意油價上漲的問題。到了今年五月,我不但注意,而且是嚴重關切,努力蒐集資料,研判油價上漲的原因。

油價上漲幾乎導致所有的物價上漲。今年五、六月份,台灣的化學肥料大漲,導致農民有錢買不到肥料,頻向政府抗議。化肥是石油做的,石油漲所以化肥漲,化肥所種出來的農作物也會漲。今年六月,中油突然每公升爆漲四元,引起民怨。英國和印度也爆發卡車或計程車司機大罷工的事件,因為油價實在太貴了。

以前的石油上漲,多半有石油危機、中東戰爭等因素所造成,但最近的石油雖然漲價,產油國並無戰爭,也沒有產量大幅減少的問題。

我六月份在台灣所研判得到的結論是,第三世界新興國家(中國、印度、俄國)由於發展快速,用油量大增,購買能力又強,導致大家都在搶油,所以油價上漲。這個解釋對嗎?

七月一日來到美國,發現美國也一直在探討這個問題。有一本雜誌的結論是油價上漲是因為產油國需要用錢(例如杜拜),所以石油漲價,最大的受益者是產油國,大筆大筆的錢就流向中東國家。這個解釋夠周全嗎?

油價在以前只有幾元美金一桶、漲到二、三十美金就很高了,今年六月份飆到美金$146,最近掉下來,到美金$118。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發現,很多事情要親自到美國來看比較清楚,在台灣所得到的資訊比較片段,容易隨波逐舞。

中國大陸雖然人口佔全球25%,但它的能源使用量只佔全球5%。

美國雖然人口佔全球5%,但它的能源使用量卻佔全球25%。

這個客觀的數字告訴我們,美國才是石油的消耗大國。中國大陸再怎樣耗油,也不及美國,所以對全球油價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

所以,第三世界搶油的解釋不成立。事實上,這個解釋可能是幕後操手釋放出來的煙幕彈。

我最近來美國,聽到種種解釋,我比較認同的看法是幕後有人故意炒做油價。

美國最聰明的人集中在經濟、政治、法律、醫學。美國的經濟有一套非常複雜但安穩的架構,是由全美國的頂尖人才所共同建造出來,可以這麼說,它利於不敗之地。全世界只有美國可以自行印鈔票。前幾年日本的經濟泡沫也是美國造成的。美金前陣子貶值是故意的,等到重整好之後,就要開始升值。

這幾天,油價掉到$118,更可以確定油價是炒作出來的。如果不是,油價為何會掉? 中東不打仗了嗎? 產油國不想賺錢了嗎? 油價會掉是因為幕後操手認為油價再狂飆下去會影響經濟,到時候經濟低迷,大家不消費、不開車,買油的人變少,他們也會受影響,所以,不如見好就收,逢高賣出。這時如果搶進的人就吃虧了。

很多人乍看這種解釋可能不相信,但我是相當認同的。我只能說,少數極頂聰明、手握大權的人,操控著全球絕大多數的人,而大多數的人還被耍得團團轉,搞不清楚原因,隨波逐流。

美國華爾街少數一些人,就可以影響到全球各國的物價,操弄全球六十億人口的生計,這是最可怕的地方。

 

你表態了嗎?

在機場看到不少歸國華僑,要回來投票。路上看電視新聞時,發現連這些華僑都被罵。很多藝人都已經<表態>了,好像不表態就很不對似的,妨佛好像我剛成年時,與長輩同桌不喝酒就好像很不敬的樣子。在台灣,要維持自己的隱私或自由要花額外的力氣去爭取,在美國,那是每個人的基本權利。如果要我表態,我都不知道要偏袒哪一邊,我發現藍綠兩邊都有合理之處、也有不合理之處。我比較關心的是台灣的未來,不管哪一邊執政,希望都能守護台灣。但是看兩邊爭議的議題,實在很淺見也很侷限,還是那句話,國際觀呀國際觀! 怕被中國統一是台灣人的隱憂,怕被大陸廉價勞工攻陷,更是基層老百姓的深夜夢靨。但是我要說的是,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不是只有台灣和大陸有互動,其他國家與中國的互動可能更加頻繁,它們是如何守護自己的國土? 保護國民的權利? 不要只是以為全世界只有中國與台灣。

我認為,台灣的選舉好像在鬥蟋蟀,或是在鬥雞,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圍觀的群眾就被激得很HIGH。我認為,台灣的政治,浪費太多精神、腦筋、金錢、資源在選舉上面,你看,選舉之前就開始要下鄉拉票,打選仗時更要全神貫注、隔空廝殺,即使當選之後,還是有很多政治活動要參與。我常在想,每一個人只有二十四小時,他花了這麼多時間與體力在政治活動,他哪有多少剩餘時間與體力花在政績上面? 這些有形無形的資源,如果專注在深層思考與規劃未來,全國上下,同心協力,一起努力奮鬥救台灣,那該有多好? 可是,台灣目前處於戰國時代,意識形態差異是紛爭的根源,這不是簡單的課題。意識形態的差異就好像兩隻雄蟋蟀的性別問題一樣,是紛爭的基本基礎,也是鬥爭的原動力。你把兩隻雄蟋蟀拉開,牠們就鬥不了,硬是關在一起,就會鬥起來。要解決此一根本問題,只有大愛。有人做過實驗,母貓可以餵養小老鼠,因為母性的光輝化解了基本仇恨。在台灣的政治上,找不到愛,只有恨。約束力太弱,只有煽動力。講得太多,做得太少。

不食人間煙火?

昨天在飛舊金山的飛機上,看到經濟日報社論對於台灣總統辯論會的觀感是<不食人間煙火>,不管報紙立場偏藍或偏綠,我覺得這個結論還頗有道理。

我覺得謝長廷的<幸福經濟>之下,聽不到明確的具體方案,這讓我擔心。而馬英九的智囊團,有沒有智慧應付萬一當選之後,北京政府對台灣的蠶食鯨吞,也讓我憂心。

全世界的物價狂飆,通貨膨脹近在盈尺,台灣M型社會儼然形成,貧富不均日趨嚴重,這些現象是老百姓最需要被照顧的課題,套句我的老話,<需求必須被滿足>,但是從兩位候選人的政見或辯論會中,聽不到具體方案,難怪經濟日報說兩位候選人,<不食人間煙火>。

我們把目光放遠一點,三通之後,陸資勢必大舉入台,到時101大樓最貴的辦公室,滿滿是陸資的天下,億萬豪宅裡面住的是操外省口音的大陸客,那時對於有省籍偏見的保守台灣人,看到自己三餐都顧不來,卻眼睜睜看到自己以前最瞧不起的老土大陸客揮金如土,心裡做何感想? 會不會引起社會革命?

我向來不理會政治人物的說辭,但是這次總統大選攸關台灣未來的命運,為了台灣,為了國民應盡的義務,我錄下馬謝蘇蕭的電視辯論會,打算搭飛機時仔細看看。

台灣目前陷於亂世當中,處境相當艱辛。亂世需要的是梟雄,才能結束亂象。但是,目前在台灣的政界,看不到有理想、有遠見的梟雄。什麼是梟雄,就是執行力超強的領導者。如果有人還不清楚,那我舉個例子,結束春秋戰國的亂象的人是誰? 就是秦始皇,我絕對不認為秦始皇是好皇帝,甚至他焚書坑儒,更是千古罪人,但是他<書同文、行同軌>,卻是執行力超強的領導者。

李光耀也是執行力很強的領導者,幾十年前,為了一次火災之後很多人無家可歸的事件,他索性開始興建政府組屋(等於是台灣的國民住宅),品質非常好,不會偷工減料。到現在,新加坡的人民,93%擁有自己的房子。台灣到現在還有多少無殼蝸牛,買不起房子? 李光耀為了讓人民有屋住、生病有錢看醫生,甚至索性強迫人民每月的25%收入,納入<公積金>,用在買房或看病。你看,李光耀深知華人的習性,用硬的方法強迫人民買房子。而國父孫中山就比較軟性,只是用演說規勸,但是對於複雜的中國人習性,卻發揮不了太大作用,甚至被排擠,甚至被囚禁。新加坡人由於80%是華僑,受到西洋文化的衝擊(當過白人的殖民地),對於中國傳統文化,只在家裡使用,在公共場所或公共事務,就比較不堅持使用中華文化。李光耀深知這一點,甚至把自私自利、搞歧視分化的中華文化,從住宅區破解,例如,他設定政策,堅持每個組屋區,必須住入一定百分比的印度人與馬來人。你也知道,華人向來對於黑人、印度人、或東南亞原住民有歧視感,因為中國人骨子裡,自認為是中原人,看不起夷人鴃舌。你看,連同文同種的台灣閩南人、客家人、外省人,都可以切割地這麼清楚,甚至起衝突,各何況是不同膚色? 但是李光耀把這種分化惡習,徹底從個人最隱私的住宅區裡破除,所以,新加坡堪稱是全世界各大民族最和平共處的地區。

我很好奇,如果把年輕的李光耀從時光隧道,請來參加這次的台灣總統大選,他會不會當選? 選上之後,能不能大刀闊斧,釐清亂象,會不會受到全民愛戴? 就像現在新加坡人對他一樣? 如果他為了讓自己不貪污,而設定巨額的年薪,台灣人會接受嗎? 他把自己的兒子、媳婦,擺在政府的最高層,台灣的反對黨會不會因此把他鬥垮?

我向來厭惡政治,因為我的腦筋轉不過來,對於政客的勾心鬥角、漫罵抹黑,感到很不以為然。我要聽的,是務實的做法,並且我會把它記錄下來,等選後一一查驗是否兌現。我奉行<結果論>,你講得多好聽,都沒有用,我看的是結果如何? 就像二十幾歲時,我會把過期的農民曆拿來,回顧自己過去一年,對照去年農民曆上的<生肖預測>,看看去年預測的今年運勢準不準。所以,家人認為我這個人很奇怪,農民曆老是看過期的,從不看新發行的。

台灣人腦筋很好,但是太過於複雜。反觀老美,頭腦簡單、四肢發達,他們用簡單的基本邏輯分析事情,因此很容易能夠抓住Key Points,如果他們發現 it doesn't make sense,他們就不再聽下去。反觀台灣人,習慣於話中有話,暗藏玄機,導致聽人說話,常常要去分析它背後的動機與隱藏的含義。

在美國住了十幾年,回到台灣,我還是不太適應這種複雜的思考,我想如果你是海龜(從海外歸國的華僑),你就知道我在說什麼。如果您沒有住歐美三年以上,未被美國文化徹底洗腦,可能就不能感同身受了。

看看大妹家後院的 daffodil,真是不食人間煙火。

山茶花恣意開放。

寧靜的美國小屋。

待掛的壁畫。

可口的水果,隨時等著你來吃。

連放香檳的地方都很有美感。

所以,其實生命是很美好的,生活是可以很幸福的。

一樣的土地,由不同的人去經營,會有截然不同的結果。

結論是———-清心的人有福了。
 

台灣的國際地位

總統大選只剩倒數十幾天了,炒得沸沸騰騰,之前過年時的修養都不見了。

最近半年由於接觸一些人事物,更加認識台灣。台灣內部處於一個戰國時代,對外的國際形象也不好。

島內的紛爭,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我想,很多人比我更清楚,我就不提了。絕大部分都是人為因素。

至於國際形象,對於不常出國的人來說,可能就不是很清楚。很多台灣人跟對岸比起來,都自覺得優秀,看不起對岸人,但是,對世界很多國家的人來說,Made in Taiwan 和 Made in China 卻沒有太大的差別。

不管台灣國際地位低落的原因,究竟是因為受到中國政府打壓,或是台灣政府自己不爭氣,不受到國際尊重卻是不爭的事實。

幾年前,台灣外銷香港的魚類,被驗出有劇毒的孔雀石綠,結果政府出面,掛保證,再運送過去,還是被驗出孔雀石綠。

台灣的農產品外銷新加坡,受到和來自中國農產品一樣的眼光對待。

上個月去新加坡,聽眾問問題時很誠實說道,中國和台灣的產品讓新加坡人不信任。

由台灣出口到新加坡的苦茶油,最近全部被擋在海關,台灣政府發出的公文證明,新加坡政府不承認,要求要拿出歐、美、日等<先進國家>的證明。

今天下午和日本通電話,他們希望我去日本演講時,用英文講,不要用中文,因為來自美國或來自台灣所受到的信任度有如天壤之別。

日本人很想把我的<吃錯了,當然會生病>翻譯成日文,已經有好幾個日本人向我接洽了。連NHK都有可能請我上電視。我在美國的鄰居是日本人,也很有興趣找人翻譯。

一年來,已經有數十人向我反應,希望我將此書翻譯成英文。前陣子世貿國際書展,甚至連泰國的出版社都非常有興趣要把它翻譯成泰文。

身為一個台灣人,我希望當我向國際友人自我介紹 I am from Taiwan. 時,對方會投以羨慕、稱讚的眼光,而不是異樣眼光。記得十幾年前初到美國,我發現美國人無法從面貌區別台灣人、中國人、或日本人。他們區別我們東方人的方法是看服裝與禮儀。如果你穿得很整齊、很得體、很有禮貌,他們會認為你是日本人,如果是穿戴比較不整齊、大聲喧嘩、舉止不雅,美國人會認為你是中國人或台灣人。雖然我有幾次因為穿著整齊、舉止比較有禮貌,而常被誤認為日本人,其實我心裡是很難過的。

我希望台灣的國際形象提高,如果我可以藉由寫書,告訴外國人台灣也有好書,或是輔導台灣的機關團體,做出好產品、好課程、好醫療,也可以提升台灣的形象。

但是,身處戰國時代的現代台灣,其實到處充滿危險,我的理想與抱負常常被曲解與誤會。

前一陣子,因為如此,去圖書館借<孫文學說>來看,發現國父孫中山先生也是這種天真單純的人,他不計辛勞,推翻滿清,創立民國,原本以為可以施展他的建國抱負,沒想到被諸多政客排擠與陷害,甚至被袁世凱抓起來。中國人的人事糾紛,怎麼都是這麼複雜? 看了之後感慨良深,可以感受到他的鬱悶,也為國家的命運嘆息,何時中國與台灣,才能進化到法治的國家,而非人治?

<孫文學說>自序的第二段寫得很清楚,第一章的第一段也有提到。

我想,我還是<盡人事、聽天命>吧! 我該做什麼,就去做,如果做不下去,就是該回美國開診所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