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撥亂反正

餿水油只是冰山的一角

179

2014年9月4日台灣爆發餿水油事件,證實我在2006年得知的一個內線消息: 台灣的路邊攤和廉價餐館所用的鐵桶裝食用油,其實可能內含10-30%不等的餿水油。2007年,台灣某中小企業總經理告訴我,台灣食用油的總進口量加上總生產量低於總消耗量,這表示什麼? 表示我們台灣的食用油回收做得很好,也就是間接證明餿水油的存在。

曾經有些雜誌編輯採訪我,我透露上述消息,但她們都無法查到證據。如今,餿水油事件爆發,證據總算出現了。但這些證據,不是你想看就看得到的,要嘛就要碰運氣,要嘛就要啟動檢察機制,努力追查。你看,這些年來的黑心食品事件,都是無意間被發現、或是有檢察官長期追查的結果。依邏輯推理,這表示還有很多暗藏的黑心食品未被發現。

塑化劑事件是楊技正無意間發現的,三苯醋錫是檢察事務官喪失愛妻之後,追查出的一種劇毒農藥,普遍噴灑在花店的花卉之上,他開花店的太太很可能就是長期接觸這種劇毒農藥而罹癌去世。大統假油事件是兩位檢察官臥底一年之後才揪出來的。這次的強冠全統餿水油事件,也是檢察官追查半年之後才查出。上述這些人士如果沒有發現,我們台灣至今還是沒有食安問題的美麗寶島,每個人還天真以為自己吃的是真正的食物。

台灣的餿水油歷史悠久

華人生性節儉,當你看到餿水桶上面浮者一層油的時候,你會怎麼做? 沒錯,一定有人想把它撈起來,精製,再賣回市場,這就是餿水油的由來,而且歷史悠久。我從小就常聽說有餿水油事件。1985年台灣餿水油事件,證實泰德油行從1975年就已開始製作餿水油,共銷售220萬公斤。更早之前一定有,只是民風保守,沒有大規模爆料。據我的內線消息告訴我,以前台灣眷村,婆婆媽媽很節儉,常會把廢油回收,蒐集起來繼續炒菜或油炸食物。

我在台大念書時,就吃過餿水油,那時是1986年的年底,宿舍旁開了一家小餐廳,點三道菜,湯飯自取,新台幣二十二元,生意非常好。我吃三個月之後,電視新聞報導該餐廳用餿水油炒菜。

這些年來,台灣餿水油好像銷聲匿跡了,但其實未必,只是沒人爆料罷了,我的感官敏銳,常在外食的機會吃到疑似餿水油的食物,所以我一直認為餿水油氾濫相當嚴重。

2014年9月10日,回收廚餘餿水油和病死豬牛屍體的郭姓嫌犯被收押後,大言不慚地說:「大家都這樣,這種生意不是只有我在做」

2014年9月10日,強冠員工爆料,他們用餿水油製作<全統香豬油>已長達13年,原料三分之一是台灣餿水油,三分之二是從香港進口的工業用豬油,其實很有可能就是大陸的地溝油。

私底下回收餿水油的餐廳則不計其數,2012年,我得知舊金山灣區某中國餐館的老闆娘下令,餐廳廚餘的餿水油不准丟棄,必須回收繼續使用,餐廳的廚師都不敢吃自己煮的食物,是廚師的太太告訴我這件事情。

台灣餿水油,絕不只200公噸,也不只一兩家廠商

2014年9月4日,台灣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南部打擊犯罪中心破獲屏東主嫌郭烈成等6人經營地下油廠,專門向廢油回收業者順德企業和自助餐廳收購餿水,再自行熬煉成「餿水油」,加工後將油賣給油品大廠強冠公司,強冠再製成「全統香豬油」賣給下游廠商。初步公布數據只有200頓,但我在臉書第一時間就高度質疑不只這個數字,也不止這一個廠家。

截至9月8日為止,至少有703噸銷售全台,涵蓋至少一千多家下游廠商。據查,購買<全統香豬油>的店家就有1248家。全台許多知名大廠都紛紛中標,例如味全味王奇美盛香珍台糖85度C憶霖、康師傅、美而美、維力、黑橋、龍鳳、八方雲集..等等。

政府的作為,徹底讓我失望、再失望!

台灣過去幾年食安事件頻頻,黑心食品充斥,但政府的罰則卻異常輕省,塑化劑事件只罰台幣一百多萬,罰則最重的大統長基假油事件,也只有罰台幣3800萬。

自從去年以來,衛福部食品藥物管理署,連續五次與地方衛生單位前往強冠查廠,還帶回油品化驗,都沒發現強冠所生產的油品有問題。

9月7日衛福部食藥署署長葉明功竟在記者會上將黑心油定調為「劣質豬油」,表示沒有證據證明這種「劣質豬油」會傷害人體,且因對人體沒有立即傷害,所以國內的食安燈號為「綠燈」。

9月8日,衛福部公布,該餿水油通過食安檢驗,對身體無害,學者專家強烈抨擊,認為政府此舉乃為嫌犯脫罪。這些廠商就是靠政府這種愚蠢的安撫說詞,作為法庭上的護身符,洗刷黑心的罪名,而得到輕判!

9月4日爆發餿水油事件,延遲了五天,9月9日行政院才召開第一次會議,但9月11日馬總統竟公開稱讚行政院<反應快>。

看到這樣敷衍且愚蠢的政府,我徹夜難眠,不但失望、難過、而且覺得可悲。我以身為台灣人為榮,但卻為當今的台灣政府感到可恥。

消費者完全不能相信政府,只能自求多福!

大統長基、富味鄉、強冠,這些製作黑心油品的公司,都是國家認證的優良GMP廠商,甚至榮獲國家金商獎,和總統與副總統合影。

強冠在1988年成立,2001年取得ISO-9001品質認證,2007年取得ISO-22000食品安全管理系統認證,同年取得食品GMP認證。

這些年來,我從來不相信台灣政府的任何認證標章,例如CAS、ISO9001、ISO22000、cGMP等等,因為這些認證都是流於形式,甚至是政府護航的工具。僅有有機認證稍微可具參考價值,但也並非完全可靠,因為消基會常發現有機認證的蔬菜含有農藥。

消費者如果天真地相信一個無能與官商勾結的政府,我只能說太不幸了。在這樣一個以妄為常、是非不分的體系裡,若想要保護自己和家人,也只能相信自己,多訓練自己具備辨別真偽的能力。這能力包括感官和知識兩方面。

歐美國家會不會有餿水油的存在?

歐美先進國家對食品衛生的要求較高,對社會安全也非常重視,民眾較為守法、刑責也較重,至今尚未聽說有餿水油事件。根據我在美國長住二十年的經驗,我認為白人不可能製造餿水油,一方面不像華人節儉,會想廢物利用,二方面對食物比較堅持,白人連內臟、豬血、豬腦、臭豆腐都不吃了,大概沒有人會想把噁心的餿水拿來回收做成食品。因此,歐美幾乎沒有人做餿水油的研究,就像很少歐美學術研究做<吃大便>、<喝小便>的實驗一樣,即使學理上可做,但在道德上也不允許。

美國時代雜誌、紐約時報、日本放送協會(NHK)、朝日新聞、產經新聞、日本經濟新聞、每日新聞及時事通信等美日各大媒體大幅台灣餿水油事件,覺得不可思議,重損台灣形象。台灣的國際形象已貶損到和中國大陸差不多了。

我為什麼會提早那麼多年,得知台灣食用油的問題很嚴重?

人群中大概有5%的人可以明顯吃得出來餿水油和地溝油,而我就其中之一。我以前有兩個嚴重的健康問題,西醫無法治癒,是在美國念完自然醫學院之後,才把自己治好。這兩個疾病都和壞油有密切關係,雖然病治好了,但身體依舊對壞油相當敏感,甚至吃到壞油時,會有超乎常人的敏銳度。例如我吃到餿水油,嘴唇會黏黏的,吃到氧化油,胸口會發癢五分鐘,聞到氫化油,就知道這不是天然的油。有時,吃到某些含餿水油或地溝油的食物,會有一種莫名的反胃感,甚至會噁心,這就是身體告訴我這東西不能吃,是從水溝裡撈出來的。

我從外食的經驗中,歸納出台灣有95%的食品都是壞油做的,或說95%以上的人天天都在吃壞油。我在西雅圖和加州的診所,非常注重患者食用油的問題,徹底改善之後,常有戲劇性的結果。氫化油、氧化油、餿水油、地溝油、回鍋油、發霉的油、、都是非常常見的壞油,充斥市面。我已經多年不吃市售月餅、喜餅、巧克力、餅乾、薯條、洋芋片、、等等,或是任何油炸物,就是因為我知道裡面充滿壞油。

餿水油是怎麼製作的?有何特性?

餿水油是把廚餘回收,蒐集在大桶裡,靜置兩三天,加熱(目的是殺菌和油水分離),再把浮油撈起來,把雜質過濾,這時的油是黑漆嘛烏的,並可能有臭味。加入白土或濾油粉(合成矽酸鎂)之後,會變清澈透明。這時的酸價是很高的,但加入氫氧化鈉(或其他強鹼),就可以酸鹼中和,騙過酸鹼試紙,呈現出正常酸價。

油品新鮮與否是看酸價高低,酸價在二以上就是不新鮮,表示含有2%的游離脂肪酸。新鮮天然的油脂都是以三酸甘油脂的形式存在,也就是三個脂肪酸和一個甘油結合在一起,但遇光、高溫、水氣、空氣、、、等等,都逐漸會使脂肪酸脫離甘油,而形成游離脂肪酸,這些游離脂肪酸就會破壞身體。

餿水油PK地溝油

台灣的餿水油來源是把廚餘直接裝在鐵桶或塑膠桶中,加工而成。餿水油裡面髒東西很多,例如蒼蠅、蟑螂、口水、痰液、細菌、廚房汙垢、游離脂肪酸、致癌裂解物、黃麴毒素、重金屬、、等等。但中國的地溝油則是廚餘流入地溝(下水道)之後,再打撈出來裝桶,所以地溝油除了上述東西之外,還有有下水道裡面的東西,例如抹布、牙刷、硬幣、衛生棉、保險套、原子筆、油漆、鐵釘、、等等。

吃到餿水油會對身體有何傷害?

吃到餿水油會怎樣,那就看你的運氣好不好了,如果這一批餿水裡面很髒、很多腐敗食物、很多千年老油,那麼對身體的危害就比較大。最常見的症狀是皮膚長疹子,或是皮發癢,例如多氯聯苯中毒事件,就是皮膚長爛瘡,又例如氫化油會導致脂肪瘤。皮膚是看得見的部位,其實看不見得器官也會深受餿水油影響,例如最常見的就是血管病變、以及各個器官長一些不知名的囊腫,就好像器官長疹子一樣。很多人CT檢查發現肝臟、腎臟、甲狀腺有囊腫、水泡、不知名腫塊等等,就常是由壞油或毒素所造成,一般醫師都會說原因未明,但根據我臨床歸納,這些腫塊和飲食的關係非常密切,若要逆轉或停止,則必須禁吃壞油,多吃好油,並活化身體修復機制。

吃到餿水油有何症狀?

大部分人吃到餿水油沒有感覺、也不一定馬上有症狀,少數比較敏感的人會感覺嘴唇黏黏的,這是因為酸敗的油的黏稠度比較大。有些人會有噁心感,有些人會疲累。

長期食用,則會造成皮膚過敏、鼻子過敏、關節炎、頭痛、血管發炎、腎炎、甚至是癌症。

如何避免吃到餿水油?

餿水油防不勝防,已充斥在台灣各大街小巷的攤販、小吃攤、餐館、夜市、早餐店、以及所有你想得到的加工食品。

要徹底避開餿水油,就必須盡量減少外食、少吃加工食品,除非你找信得過的廠商或餐廳。

在所有油品當中,餿水油會混在沙拉油、香豬油、調和油、甚至任何油品裡面。只有風味俱佳的天然冷壓食用油可以避免,因為餿水油沒味道,而天然冷壓油含有濃郁風味,例如優質苦茶油含有苦茶籽風味、優質橄欖油含有橄欖果香與橄欖多酚的辣嗆味、優質椰子油有濃郁的椰肉香氣、、、等等。

餿水油可以用儀器驗出來嗎?

看你檢驗的項目。基本檢驗包括酸價、苯比、黃麴毒素、重金屬、反式脂肪、、等等,但還有很多有害成分是不容易驗出的。人的嗅覺和味覺或第六感有時可能比儀器更準,就像品酒師、品油師、品水師一樣,經過訓練,可以有很高的精準度,但台灣沒有這方面的專家。

吃到餿水油,如何解毒?

那就要看你吃到的這一批餿水油含什麼髒東西了,每一批可能都不一樣。若是游離脂肪酸過高(即使用氫氧化鈉中和,它的危害還是存在),則必須大量吃抗氧化劑,例如高劑量維生素C、生物類黃酮、天然硫辛酸等等。吃天然有機水果也可,但劑量可能略嫌不足,緩不濟急。

如果是致癌物,那要更高劑量抗氧化劑加上大量蔬果汁。若是黃麴毒素,則要使用護肝、保肝營養品,例如我在美國診所有四種草藥做成的草本排毒配方。若是重金屬,則要吃大量鈣鎂鋅等優質礦物質,和重金屬競爭,避免重金屬被身體吸收。若已吸收,則要使用螯合劑將重金屬螯合排出。若是反式脂肪,則沒有解藥,必須讓身體慢慢排出,至少需五十天以上。若是其他蒼蠅、老鼠、蟑螂等殘骸、或是衛生棉、保險套、原子筆等汁液,奇怪又噁心的東西無奇不有,那就要發揮你的想像力了!

網路上瘋傳如何自我檢驗餿水油,準確嗎?

由於大陸地溝油肆虐(佔全中國食用油的1/10),所以網路上流傳兩種自我檢驗餿水油的方法,有人問我準確性如何? 我只能說很可笑。第一個方法是: 把油放冰箱,如果容易起白色泡沫,就是地溝油(餿水油)。第二個方法是: 炒菜時加一顆大蒜,如果大蒜變紅,表示就是地溝油(餿水油)。

地溝油比餿水油更毒

大陸的地溝油比台灣更毒、更氾濫,大陸食用油總消耗量全年2250萬公噸,其中,竟有300萬公噸是地溝油!! 在大陸要能不吃到地溝油,那真是奇蹟。台灣的餿水油,目前充其量只查到700公噸流入市面,而且衛福部出面保證餿水油是可以吃的

雖然我不相信衛福部,但這是台灣人還可以自我安慰的一點,至少大陸地溝油比我們的餿水油更毒。畢竟,台灣還是比大陸進步的!

 

高雄氣爆只是冰山一角

在西雅圖住了十幾年,2004年我從美國回台,我發現台灣電視和報紙報導的意外事件,大概是西雅圖的二十倍以上。2006年,我在部落格也陸續發表我的看法,談到細膩度是社會進步的指標。台灣普遍細膩度不夠,而且政府、廠商、民眾總不把安全當作一回事,這是許多問題的根源,食品安全、工業安全、飲水安全、空氣汙染、醫療疏失、、、、通通是如此。

全世界每個地方都會發生意外,但有些地方頻繁,有些地方稀少。台灣的意外實在太多,復興空難才剛發生、馬上又有高雄氣爆、未來呢?

高雄市的地底下,是密密麻麻的化工輸送管線,怎麼會把易爆管線埋在人口密集的住宅區呢? 這在所謂的<先進國家>是不可能發生的,例如美國和日本或是西歐。但在台灣,這種貪圖便利、枉顧安全的事件卻不勝枚舉。

農業時代,大部分農家的糞坑和水井距離只有幾公尺,但我知道美國的規定是化糞池和水井至少必須距離一百英尺以上,以避免水源受到汙染。從這個非常小的事情,一直到整個都市計劃,都可看得出來,先進國家是有一套標準的,而且嚴格執行。但台灣的標準,就顯得寬鬆、甚至不存在、即使存在,也常有人為操弄的空間。

看得越清楚,就越不信任。

每次重大事件發生,政府首長就會出面安撫、然後敷衍。肇事廠商就會隱匿與卸責,甚至硬柪。最可憐的就是無辜的百姓,這次連救援的警員和消防人員都成了犧牲品。28條人命、284人受傷,眾多房舍、車輛毀壞,損失龐大,若要重建,所需要的代價也是千億起跳。

這幾十年來,政府允許廠商埋了1500公里的易爆管線在高雄市區地底,沒有監督,廠商也沒有定期保養與更新,隨這管線的老舊,洩漏和破損的情況會越來越頻繁,換句話說,高雄市至少一百萬人是每天生活在易爆彈上面。事件發生後,廠商隱匿,不報備主管機關,甚至罔顧生命 安全,為了自己工廠的製程,要求繼續加壓輸送,導致嚴重的一連串連環氣爆事件。搶救人員由於無法在第一時間得到正確訊息,所以未疏散居民、也未封鎖道路,所以才會造成四小時的連續爆炸事件。

洩漏的是丙烯,據說2500公噸的丙烯都漏光了。丙烯的揮發性和可燃性都比汽油還高,分子量四十,比空氣重,所以會下沉。而丙烯是無色無味的,但人孔蓋卻漏出濃濃白煙(水蒸氣)、居民聞到濃濃瓦斯味(瓦斯是無味的丙烷,加了硫化乙烷才有臭味)。這是什麼意思呢? 表示丙烯已溢漏到其他管線和箱涵等地下空間,產生燃燒(所以有水蒸氣),破壞了其他瓦斯管線(所以有瓦斯味),這是非常令人隱憂的事實,但很多人還輕忽它的後遺症。

氣爆事件大陸和台灣常有,它不是天災,而是100%的人禍。過去十年來,台灣每年都有一到二次的漏氣事件,但傷亡屬這次最大。為什麼一再發生,因為問題從來沒有正式解決。台灣也沒有這方面真正的專家,廠商也不願意花錢維護或更新,隨者管線老舊,這個問題會越來越大。

這件事情的嚴重性,超過一般人的想像。台灣自從三月份學運以來,一連串的社會運動與公共安全事件陸續發生,可用<動盪不安>四字形容。電視上用<天佑台灣>來祈福,我個人則有不同看法。我認為一連串的事情,都屬人禍,沒有一件是天災。若是天災,我們要懇求上帝的憐憫,但若是人禍,我們則該發現問題、承認問題、解決問題、避免衍生問題。

若放任問題不管,而祈求下次不要再發生,那是緣木求魚,那是鴕鳥心態。

從路上看台美文化差異

今天行程滿檔,又要去中廣錄音、又要去出版社校稿和談免費贈送電子書的事情、電視台製作人又一直打電話找我、還有其他十幾件事情同時在進行。中餐和晚餐都沒吃,便當放在車上沒機會打開,一直到晚上九點半回到家才吃,這大概可以描述我忙的程度了,但大家千萬不要學我,這樣很不健康,我只是很想告訴我周圍的人,請多體諒我,希望大家盡量配合我,而不是反過來。

傍晚發生一件小插曲,我車子在幾乎靜止的狀態,一輛冒失的摩托車撞上我的保險桿。人也沒跌倒,車也沒偏離車道,人車都沒怎樣,但他卻賴者不走。我下車看看,他的輪胎撞我的保險桿,軟碰軟,一點擦傷也沒有。我很本能地,問問他: 你人有沒有怎樣? 答案是什麼事也沒有,但他卻要叫警察,不讓我走。我心想,我完全遵守交通規則,是他來撞我,為什麼小題大作,結果路邊等公車的乘客都過來叫他別鬧了,把後面的車都堵住了,為了不擋路,我就好心把車子駛離現場,清出車道,靜候警察的到來。

以上一切,我可以理解成他想逮到機會敲竹槓,但最讓我錯愕與心寒的是,他說我下車問他<人有沒有怎樣>的原因,是<如果發現人沒怎樣就隨時要駕車離開現場>。聽到這裡,我真的心寒,我說,我在美國住了快二十年,在美國,車子有碰撞,不管誰對誰錯,下車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問對方人有沒有怎樣,這是對生命與人身安全的基本尊重。但是,在台灣,車子有碰撞,下車第一件事情竟是先怪罪對方,甚至我也常見下車第一事情就是互相辱罵。

住過歐美的人都知道,下車的第一句話通常是<Are You OK?>,但我用這種方式關懷對方,卻被台灣人曲解。而且這個小伙子,對交通法規、是非對錯不是很清楚,堅持要找警察,不曉得這樣下去對他不利。我心想,我車上有行車紀錄器,路邊大樓也正好有一架監視器,全程都錄下來了,證據都在,我完全守法、合情、合理。他這種態度實在不對,不值得鼓勵。如果他很客氣、很理性,那就好辦。或是他真的有損失,即使是他的錯,我沒錯,站在同情的立場,我也願意給他一些慰問金。但他存心就是犯了錯還要敲竹槓,我就不想縱容。於是,就去警局,前後耗了兩個小時。

 

反服貿的感傷

驅離 驅離二 8568040-3377921 Read more

退油潮

DSC_0233[1] DSC_0236[1]

前天到大賣場看到一個特殊的景觀,很多人在退油。因為這次大統的食用油造假事件,轟動全台,大家趕緊把家裡的大統各式食用油拿去退貨。大統的食用油有一百多項,幾乎全部造假,欺騙有夠大,只有棕櫚油沒騙人。

大統持用中華民國17張GMP證照,也通過ISO認證。所以,GMP和ISO值得信賴嗎? 我向來在台灣買食品,基本上根本不看GMP、ISO、100%純釀造、或任何其他認證,以免被愚弄。所有認證裡面,我只參考有機認證,注意,我只<參考>,但不完全信任,因為即使有機認證的蔬菜,也不斷被驗出農藥。

到底誰可以相信呢? 我只相信我的眼睛、鼻子、嘴巴、我身體的反應,還有我腦中的知識。在台灣,採買和外食充滿地雷,我不能相信政府、不能相信大廠、不能相信認證,我要非常小心,設法盡量買天然低毒的食物。

台灣其實還是有一些有良心的小農和小廠商,沒錢去申請有機認證或GMP或ISO,但卻默默堅持正確的道路,誠實地製造健康的食品,只要用心,啟動身體的感官,你可以找到它。

TVBS採訪

今天下午TVBS記者來採訪我,問我一些和麵包相關的問題,因為最近胖達人事件在台灣鬧哄哄。

我不知道記者會截取我的哪一些話放上新聞,但我在採訪中提到,我喜歡吃麵包,但我十幾年來不吃麵包,除非自己做。我為什麼會這樣矛盾? 因為市售麵包暗藏巡機,越了解,越不能吃。

真正天然的麵包,只需要麵粉和水,一點鹽或糖,可以再加個雞蛋,要鬆軟一點,加點奶油,要發酵膨鬆,加天然酵母,要增加營養和口感,加果乾或堅果種子。但是,市售的麵包,製作過程是不是加了人工香精、人工色素、人工調味劑、植物酥油(氫化油)、膨鬆劑、安定劑、防腐劑、甚至其他未知的成分?

記者問我如何靠外觀來辨別麵包是否天然,我說對一般人來說很難,除非專家。在美國,我靠食品標示來辨別,因為裡面加了什麼,標籤寫得清清楚楚。

但是,台灣政府對新鮮麵包完全不要求標示,消費者無從辨識。甚至連袋裝或盒裝糕餅麵包的標示,也是非常鬆散,所以,為了自保,我個人採取最消極的方法,就是不吃市售麵包。

記者離開後我想想,我這樣的建議,其實很不實際,因為大家如果和我一樣不吃麵包,那台灣的麵包店不就倒光光了? 而且,多少人能像我一樣,能抗拒誘惑?

其實,這次的胖達人事件,要讓消費者知道,台灣的加工食品當中,香精氾濫極其嚴重,政府當然允許添加(即使少數人會誘發氣喘或過敏,甚至對胎兒不利),民眾也早已習慣這些人工味道,反而廠商用真正天然的方法製作,沒幾個人會買。

這次的麵包事件,還有一點很諷刺,為什麼是由香港人來爆料? 台灣人瘋狂搶購三年,那麼明顯的人工香精味道,難道沒有人聞得出來、吃得出來?

後註: 剛才凌晨12時多,看TVBS播出採訪我的片段,剪接的不錯,沒播出我說我不吃麵包的片段,而是播出我提到市售麵包含琳瑯滿目各式食品添加物,甚至氫化油的問題,對於這次的採訪剪輯,我算是滿意。

整合醫學的重要性

這兩天雖然行程很忙,今天早上去台大食品科學究所討論食品安全,下午去人間衛視錄影二集,但腦海中,一直在想著一件事情。

林杰樑醫師的驟逝,我心裡真的很難過,比一般人難過。我不只因為失去一位戰友和食品把關者而感到難過,而且更對於台灣的整合醫學的落後感到難過。

在美國的一些醫療單位,大至癌症醫學中心,小至公私立整合醫學診所,有西醫師、自然醫學醫師、針灸師、、等等各種醫療專業,對於病患的治療計畫,提供各自的專業服務,以截長補短,使病人得到最大的受益。

畢竟,沒有一種醫療專業是十全十美,西醫、中醫、自然醫學,都各自有它的卓越之處,也有它的盲點。 這次林杰樑醫師的病發與治療,我很關心,但也很無力,最後感到非常難過。

台灣有好幾個優秀的醫學中心,有最傑出的醫師團隊,但西醫畢竟是西醫,若缺乏其他醫療專業的截長補短,在有些時候的確會錯失良機。

醫學中心對於林杰樑醫師的驟逝,至今並未查出病因。雖然引起敗血症,但並未發現有任何細菌感染,不過,卻投以高階抗生素。這是一個現今西醫治療感染的常用流程,但我們從一個簡單的邏輯來推論,沒有細菌感染,為何要使用高階抗生素? 這一個矛盾,這兩天,一直圍繞我腦中,揮之不去。 甚至勾引起我二十年前痛苦的回憶。

二十年前,我在軍中退伍前夕因為中毒而到醫學中心急救,四天之後出院,但體內某些部位的發炎一直無法消退,很痛,無法和一般人一樣正常工作。體內的發炎是無菌的,但醫師卻開強效的抗生素給我吃,吃到頭髮一直掉,整個人越吃身體越差,甚至指甲整片掀起,洗澡時水滲進去,那種痛是痛到心裡,至今記憶猶新。

我當時的發炎並無細菌感染,但兩個醫學中心卻都堅持我要吃強效抗生素。我吃抗生素的結果,發炎一點消退都沒有(因為不是細菌感染),卻因為抗生素大量服用而導致各種明顯副作用。

大約乖乖吃了半年抗生素之後,身體越來越差,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我決定不吃西藥了! 抗生素和消炎藥停吃之後,副作用漸漸消失,加上適度運動、後來離開台灣到美國工作,大概一年左右就改善了30%。

八年之後最後100%徹底治癒,是我在巴斯帝爾大學念醫學院的時候,還沒畢業,就把自己治好了,其實,五公分厚的主流醫學教科書清楚地記載,這個病是不治之症,是治不好的。但是,事實是,我用自然醫學把它治好了。

林杰樑醫師的驟逝,令人非常不捨。從自然醫學的角度來看,其實,無菌感染或發炎,應該沒有必要使用抗生素,尤其病人的身體如果比較脆弱或敏感的時候,更是要First Do No Harm,這是每一位醫師都知道的醫學之父希伯克拉底醫師不斷強調的首要原則(Epidemic: The physician must be able to tell the antecedents, know the present, and foretell the future – must mediate these things, and have two special objects in view with regard to disease, namely, to do good or to do no harm.)。這時,最好從大劑量維生素C的靜脈注射甚至天然硫辛酸的靜脈注射,來提升體內抗氧化劑的濃度,以保護正常組織不受自由基的破壞,甚至加強白血球的作戰能力,如此才能穩住身體,不會兵敗如山倒。在歐美澳都有不少使用大劑量維生素C治癒敗血症的危急案例。

當年SARS肆虐期間,能夠科學地、有效地避免患者肺部被病毒蹂躪而死亡的最有效方法,其實就是維生素C和硫辛酸靜脈注射,但是,當時有台灣的西醫要引進這種療法與天然藥物,卻受到衛生署的阻止。(該做的事不能做,令人捶胸頓足)

美國西雅圖的癌症研究中心,西醫師和自然醫學醫師肩並肩一起治療病人。中國大陸的醫院,乳癌病人開刀後院方一律使用中藥湯頭調理身體,完全沒有淋巴水腫的副作用(我親身在江蘇省立中醫院實習所見)。

我看到的整合醫學,美國比台灣進步(MD+ND),大陸也比台灣進步(中醫+西醫)。整合醫學在台灣充其量只能口頭上講講,難以實作,各種醫學之間的合作與整合,阻力非常大。

因為成見而導致無數寶貴生命的失去,這是我最難過之處。

林杰樑醫師走了,是全民的損失!

今天中午台灣林口長庚醫院毒物科主任林杰樑醫師去世了,我心裡很難過。

一個人的生命,有的輕若鴻毛,有的重若泰山。

林杰樑醫師不是一般的醫師,他有良心、有愛心、有實力、敢說話,對食品安全的把關,始終站在民眾的一邊。

他走了,未來誰來出面替大家解惑,誰對食品毒物的研究這麼用心?

林杰樑醫師的離開,是全民健康的巨大損失!

默默承受的亂象

我在美國加州的診所有一位嚴重過敏病患,因為曾經做過螯合療法而改善,我在一個月前在美國診所看診時允許她再找醫師打鰲合針。

 結果,昨天我得知她回台灣找到一位醫師,打了幾次鰲合針,但卻出現嚴重頭暈、噁心、嘔吐的症狀。這位醫師每次打鰲合針,同時都會加抗生素和類固醇。這讓人一聽就非常奇怪,完全違反功能性醫學和自然醫學的基本原則。這位醫師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是不是要藉由類固醇來<凸顯>螯合劑的效果呢? 這種雞尾酒療法的背後動機令人質疑。

我前陣子得知,台灣著名減肥醫師的雞尾酒療法裡面,除了瀉藥、麻黃素、同時還加了人工甲狀腺素。 這些<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療法,到底對病人是幫助還是傷害?

更糟糕的是,我這位病人默默承受,不敢多問,我想很多病人都是這樣逆來順受。我問她打一次多少錢,她說,台幣兩萬多,而且一個療程要打二、三十針。我聽到之後,真是嚇了一跳,一個病人一個療程要價五十萬,這也太誇裝了吧!

最近回台一直在忙食衣住行的瑣事,先辦一支手機,再安排小孩就讀學校,然後就是尋找住處。現在學校和住處大致有下落之後,就開始看車子。我最近得知,原來台灣的二手車的里程數很容易被動手腳。在美國,更改舊車里程數是嚴重的詐欺行為,是會吃官司的。但在台灣的二手車市場,買方和賣方都心知肚明,里程數只是參考,不要太相信。

除此之外,什麼<三大保固>,也有很多可以咬文嚼字的地方,例如<保證無重大事故>,這句話表示什麼呢? 如何界定<重大事故>? 輕輕碰一下算不算碰撞? 車頭撞歪算不算重大事故? 付了錢之後,萬一有爭執,通常買方只好啞巴吃黃蓮。

周圍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要買二手車,不買新車呢? 我的理由有兩個,第一 ,新車折舊快,第二,最重要的是,新車的皮椅、內裝的塑膠味有害健康,通常這些有毒的揮發性氣體要在兩三年後才會散去。所以,我買車最新只會買二年的二手車。

我進一步發現,國產車的內裝塑膠味非常嚴重,但原裝進口的雙B聞起來就很舒服,Volvo的車也不錯,標榜無毒環保。在國產車裡面,有幾個廠牌的味道最刺鼻,我在車內待五分鐘就很難受。

前幾年,我去新加坡演講,接待我的司機開Teanna的新車,車的內裝很高雅,而且味道很天然。我那幾天都是坐Teanna,這些年來,我心理就一直對Teanna很有好感,但是,前幾天去代理商看新車,發現怎麼台灣的Teanna內裝味道這麼難聞。一問之下,內行人告訴我,這些國產車的皮椅是在台灣組裝,而台灣皮的處理標準和日本不一樣。也就是說台灣的皮比較毒,日本或德國的皮比較無毒。

這一點讓我很傷腦筋,我想買國產車,一方面省錢,二方面想促進台灣汽車產業發展,但是,為什麼台灣的皮椅就是要用這麼毒的有機溶劑,為什麼不能多花一點錢,用好一點的皮? 為什麼全台灣買車的人都默默承受,讓這些有毒的氣體傷害身體,而不反應給車廠改進? 這讓我回想起兩周前剛踏進國門,一進到桃園機場,就聞到整個第二航廈就是刺鼻的甲醛味!  這是什麼年代了,為什麼裝潢還是要用高濃度甲醛? 而且在國家的門面上大喇喇地排放,汙染整個航廈內部? 至少也裝個負壓裝置吧!

為什麼台灣人可以被媒體影響或政客策動,去街上示威遊行,但卻可以無條件容忍車商為了節省成本,在車的內裝偷工減料,或在車的結構安全上打馬虎眼?

講到安全性,我深入了解之後,才發現國產車不管是自己研發或和日本技術合作,通通不把結構安全當作一回事。不要說橫樑或框架耐不耐撞,有時根本就是沒有橫樑,看了一些測試影片真是令人怵目驚心。難道把結構做堅固一點有這麼難嗎? 我認為這不是能不能做的問題,而是想不想做的問題。

既然歐洲車安全,那麼就買歐洲車好了,可是我的算盤一打,怎麼歐洲車在台灣賣這麼貴啊? 一輛德國車或瑞典車,在台灣的售價是美國的2.5倍。如果說是因為原裝進口,加稅金和運費,所以比較貴,但是為什麼德國車進口到美國,售價只有美金三萬(約台幣九十萬),但台灣卻要賣到二百三十萬?

在美國住久了,回到台灣,發現買車變成一件很困難的事。到底要注重省油還是安全? 要買國產還是進口? 知道進口車在美國的售價,就很難在台灣買得下手,在台灣買一輛五六年的舊車都比在美國買新車貴。

況且美國人的薪資大約是台灣人的三倍,換算之下,在台灣要買歐洲車,需要花美國人7.5倍的錢。

回到台灣,不能免俗地當然要看看電視節目。政論節目我很少看,不想隨波起舞,綜藝逗趣節目我也很少看,不想浪費時間在損人的玩笑上。但我最近卻發現談論健康的節目我都看不下去了。怎麼會這樣呢? 我回來發現,我六年前提出的好油壞油、飲食迷思、健康議題,已經在台灣的電視媒體和報章雜誌逐漸發酵,動不動就會聽到很多學者專家、特別來賓、或生機業者在談論我提出的觀念(當然不會提出處了!),甚至有一次我去電視台錄影,聽到其他<專家>口中說出的話,幾乎原封不動在背誦我書中的內容。這種情況,雖然有點怪,我覺得還OK,但糟糕的是,我卻聽到有很多專家,在討論我提出的話題,但卻沒有抓到重點,而且加油添醋、扭曲事實,最後整體傳遞出來的訊息是偏差的,這就讓我捏一把冷汗了。

所以,很多節目看了心裡很不舒服,就看不下去,把電視關掉,做其他事去了。

我以一個觀眾的角度來設想,這樣一個小時的內容下來,到底觀眾能不能吸收、而且吸收到的資訊正不正確,我打一個很大的問號。不過,我從電視台的角度來設想,電視節目最在意的就是收視率,正不正確並非最高優先,況且觀眾也很難分辨清楚。台灣的媒體太多,一百多個電視台、幾百個電台、無數的雜誌,哪有那麼多議題可以討論? 所以就要一集又一集、請學者專家來談了又談、炒了又炒、講了又講,因為節目就是要繼續做下去,電視台才能生存。

什麼是毒澱粉?

陳博士按: 最近每天忙著許多事,再過一個月就要打包舉家回台,一方面透過網路找尋台灣的住處,另一方面也陸續將美國的家漸漸安置妥當。但美國的看診業務、演講邀約、第八本書稿、或是其他事務卻越來緊密。在此忙碌之餘,竟然聽到台灣最近有傳出黑心食品事件,上次我在舊金山灣區的FM92.3講黑心醬油,今天則要從毒澱粉提到身體如何解毒與排毒。FM92.3 已經連續講了半年了,聽眾的反應非常熱烈,應大家的要求,即使我回到台灣之後,每周還是要透過電話採訪,持續製作該節目,讓舊金山灣區的聽眾能不間斷聽到 健康訊息。

毒澱粉案愈滾愈大 衛生署狀況外

  • 2013-05-31 01:18 中國時報【文/郭石城】

毒澱粉風暴愈演愈烈,攤商苦哈哈、消費者心慌慌,新加坡也驗出11件「made in Taiwan」知名澱粉類食品含順丁烯二酸,丟臉到國際,對以「觀光美食王國」自傲的台灣,實在是一大諷刺。

     毒澱粉指的是含順丁烯二酸(Maleic acid)的澱粉,讓食品更Q彈。順丁烯二酸是工業用黏著劑,如此具毒性的工業原料,當然絕不能添加在食品中,否則會傷害腎臟。

     這波風暴中,澱粉相關食品幾近淪陷,印證不法業者違法添加順丁烯二酸,是傳承至少一、二十年「不能說的祕密」,衛生署的怠忽難辭其咎。

     衛生署或許可以諉稱食品藥物管理局(TFDA)人力不足,但TFDA是國內食品安全把關最高行政機關,毒澱粉事件從發布訊息之輕漫、專業認知之謬誤,都叫人咋舌!

     還原5月13日事件爆發首日,衛生署傍晚匆忙通知各媒體,輕描淡寫釋出訊息「少數業者可能使用未經核准在案之順丁烯二酸酐化製澱粉」,媒體當下判斷非同小可,嚴重性可能超過塑化劑風暴。

     因塑化劑雖較順丁烯二酸毒性高,只運用摻雜在飲料中,不是民生必需品;添加順丁烯二酸的澱粉食品,則是許多人每天飽食餐品,等同三餐都可能在「吃毒」。

     反觀TFDA當日釋出的訊息,指稱順丁烯二酸酐沒有很毒,是美國FDA及歐盟核准之間接食品添加物,遇水後會轉化成順丁烯二酸,這次稽查出部份食品含有順丁烯二酸,是因為用了尚未核准的順丁烯二酸酐化製澱粉。

     此語一出,叫人跌破眼鏡。因順丁烯二酸各國明令不得添加在食品中的有毒物質,我國自不例外。TFDA竟倒果因,刻意把美國FDA及歐盟容許添加在食品容器微量溶出訊息放大,誤導民眾「免驚啦,沒那麼毒!」

     TFDA法理邏輯之錯亂,第一個受不了的是林口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林杰樑。他痛批順丁烯二酸就跟塑化劑一樣,哪怕只是一點點,都不應該被人為添加在食品原料中,這是塑化劑風暴重現!

     毒澱粉事件演變逾兩周,危害性果真不下於塑化劑。波及的食品包括地瓜粉、蕃薯粉、酥炸粉、黑輪粉、清粉、澄粉或粗粉等,商機重創的食品包括粉圓、芋圓類、板條、魚肉煉製品類(關東煮、黑輪)、肉圓、豆花及粉粿等。

     眼見風暴愈演愈烈,衛生署事發兩周,才啟動「○五二七食品安全專案計畫」,包括列管及要求店家張貼安全證明,等同把食品把關重責大任,轉嫁給無辜攤商,與兩年前塑化劑風暴做法如出一轍,都是後院已失火,才擺出官僚姿態整理前方店面。

     衛生署顯然沒有記取塑化劑風暴教訓,如今接連爆發毒澱粉、醬油含超量單氯丙二醇、義美小泡芙使用過期原料等食品安全事件,除了怪罪業者沒自律,就推諉食管法修正草案還躺在立法院,忘了稽查食品安全是衛生署權責。

     如此重大食品安全事件,主管機關先是誤判,繼之反應又慢,迄未更無任何官員負起行政或政治責任,遑論公開對國人致歉。

     反觀林杰樑醫師,因多年來鼓勵腎臟病患多吃米粉、粄條、肉圓等低蛋白食品,自責且對病人抱歉,因他不知台灣竟然有這種毒澱粉,間接加害病人。

     一位腎臟科醫師的良心自責,道出違法食品添加物到底還有多少「不能說的祕密」。然而,馬政府除了召開國際記者會之外,對於毒澱粉讓美食王國蒙羞,也重創MIT食品商譽這件事,卻連一句「道歉」都懶得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