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健康資訊

再談「外星人的邏輯」

ET

前幾天在加州診所看診,有一位糖尿病人,很聽他的醫生的話,每天堅持打長效和短效的胰島素,常常打到低血糖,隨身要帶糖果,血糖一低就吃。太太叫他少打一點胰島素,但他不聽,堅持要打到低血糖。所以帶他來診所給我看。

這種現象非常普遍,而且是造成糖尿病病人低血糖猝死的重要原因。血糖太高不會死,而是會有失明、截肢、洗腎的併發症;但血糖一旦太低,幾小時內就會猝死,我的大姑姑就是這樣,得糖尿病二年就猝死,那時我才大二,還不清楚糖尿病的真相。

二十幾年後的今天,我已經完全掌握糖尿病,治好很多糖尿病患。

我的診所裡,會訓練病人隨時知道自己血糖的變化,晨起、飯前、飯後一小時、飯後二小時、運動前後、睡前、、、等等。甚至半夜起床,有機會也要驗一下血糖。試想,如果半夜血糖只有90,那為什麼睡前還要打高單位胰島素呢?為什麼不調整劑量呢?一打,就會低血糖,血糖低於50,就可能休克,甚至猝死。

我就是訓練病人,掌握血糖的起伏,用「加強版食物四分法」,加上「大肌肉收縮」的運動,再加「修復胰臟」的天然藥物,在三個月內,把前期、初期、甚至中期的糖尿病患根治。晚期重點則在預防與逆轉併發症。

以上所說,是在講糖尿病,跟外星人有什麼關係呢?想知道的話,可以看我二年前的一篇文章:外星人的邏輯。

提示:不管如何,胰島素施打固定劑量,打到低血糖,再吃糖,這就是外星人的邏輯。若你能預測接下來的血糖值,根據預測值來靈活施打胰島素,甚至漸減到完全不用打,這就是我的邏輯。

http://drjameschen.com/blog/2013/03/11/外星人的邏輯/

恢復食物四分法

DSC_1145_resize DSC_1146_resize

這次又深刻體會到食物四分法的重要性。昨天晚餐雖然吃了蛋,但還是缺油,晚餐後三小時,還是覺得大腦空空,不舒服,一直到清晨五點,所以,整夜淺眠。 Read more

過敏,真的可以根治!

IMG_8573IMG_8424

最近如火如荼在閉關寫第八本書,這本書一開始就很精彩,澄清很多的迷思,大家請拭目以待,預計五月初發行。 Read more

食用油本色

1380742_1405622116337858_1568415142_n

今天中午受出版社邀請,錄製了四集短片,教導大家如何分辨橄欖油、芝麻油、苦茶油、蔬菜油。

1381944_448580278583683_411923458_n

以上是各種食用油原本的色澤。只要用眼睛、鼻子、嘴巴記住各種道地食用油原本的顏色、氣味、與口感,你就可以分辨其他假冒的廉價油有何差別。

今天下午也接受董氏基金會大家健康雜誌的專訪,談論發炎,也接受國語日報專訪談食用油的問題。本來隨後要趕去錄製<關鍵時刻>這個我自己都很喜歡看的節目,但因為臨時換了主題,所以不必去。晚上也和美國的舊金山華人廣播電台連線,錄製了二小時節目,談論糖尿病潛伏期、以及鈣鎂攝取量的問題。

一天下來,又傳播了許多健康的知識。

如何分辨好油與壞油(節錄吃錯了當然會生病)

吃錯了

針對這次食用油的恐慌事件,我在七年前,已經在<吃錯了,當然會生病>129144頁,把<如何分辨好油與壞油>寫好了,以下節錄自第一頁,其餘請大家翻書,複習一下吧! (第四版最正確,如果是舊版,可能有些差異)

         上帝所創造的,都是對人有益處的。所以,愛斯基摩人、法國人、地中海人吃高油飲食没事,但是標準美國飲食(Standard American Diet, SAD)吃了很多氫化棕櫚油、乳瑪琳、酥油、高溫油炸的動物油、化學溶劑萃取的植物油,卻發生很大的問題。       

這其中最大的差別在於人類的干預(Human Intervention),如果您以油脂的天然原始風貌來食用,通常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例如吃天然的堅果、魚油或海豹油、初榨的橄欖油、冷壓的苦茶油、原始的煉油法、配合生鮮蔬果飲食、、等等,不但不危害健康,而且有益身體。

        但是,人類自作聰明,發明氫化的方法竄改油脂分子結構,用化學溶劑萃取大豆,用高溫高壓漂白除味的方法來去除油脂中雜質、、、,雖然彰顯了現代科技的進步與效率,但卻創造了自然界從未存在過的油脂,也形成了現代文明病的主因之一。

花粉季過了


花粉季節終於過去了,松柏的花粉從二月開始,大部分的人症狀不嚴重,但三月中旬到五月底的野草花粉,卻是大部分過敏體質者的夢靨。

昨天,鄰居Alex說他終於可以呼吸了,但Mika的過敏卻正嚴重,我向Alex說,那是因為Mika剛搬進新家,重新裝潢,整個房子都是新油漆,毒素充斥,當然會過敏,不是花粉的緣故。

不管是毒素、花粉、或各種療法,這兩三個月,我可是真實地印證我<過敏,原來可以根治!>書中的眾多理論,也獲得許多新的體驗。

戶外的花粉沒了,房間裡的灰塵就影響不了我,這印證了書中<總負擔>的概念。當花粉症嚴重的時候,一點點灰塵就會讓症狀加劇,但花粉沒了,灰塵卻不會讓我打噴嚏。前面說油漆的緣由,也在書中解釋得很清楚,油漆是幫凶,花粉是主兇,幫兇太多,症狀就會很嚴重,書中p190的博覽圖清清楚楚畫出這個概念,但看得懂的讀者有多少呢?

上週日,覺得空氣中花粉已大幅減少,於是戴口罩和手套,在前院拔長刺的雜草,在草堆中鑽來鑽去,滿身都是草屑,當時一個噴嚏也沒打,但到半夜卻呼吸有點困難。趕緊用我的重大突破和中藥湯雙管齊下,把症狀緩解。但接下來兩天,一直有鼻涕倒流和生痰,趕緊服用大量超級C粉。兩三天以後就一切恢復正常。

花粉症為什麼英文叫做乾草熱(Hay Fever),因為在乾草在收割時,或是人在乾草堆中打滾,容易吸入大量草屑或花粉,誘發呼吸道黏膜和眼結膜過敏。雖然現在空氣中的花粉已經大幅減少,但若在乾草堆中穿梭,照舊會誘發過敏。我上周就輕敵,吸入大量草屑,所以我的鼻腔和支氣管黏膜就黏了很多過敏原。我發現,花粉和草屑可能會誘發立即性過敏反應,但也可能誘發延遲性過敏反應。所以,雖然當天拔草時我沒有打噴嚏,但當晚卻產生了延遲產生的過敏症狀。還好我有一整套的應對方法,把症狀快速舒緩了,但鼻涕和痰卻陸續排了二天,這是好現象,因為我在書中開門見山也提到,打噴嚏流鼻水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把過敏原沖刷出來。不小心吸入的草屑和花粉,就是要用這種方法才能排出。

等到排完了,也就一切雨過天青。很多過敏患者和父母親不能體會這點。就像最近有很多螞蟻會爬到手臂或小腿,這裡的螞蟻雖然是又小又黑,但他們的唾液卻可媲美大名鼎鼎的紅螞蟻,一旦咬了,就會很癢,疹子至少要一兩周才消退(記得被台灣螞蟻咬到頂多兩三天就好了)。我的重點是,被這種野螞蟻咬到,也不必急,就是需要一兩周才能把毒液排出。過敏也是一樣的道理,不管是呼吸道吸入了過敏原,或是皮膚裡面推積了過敏原,它們不能永遠停留在裡面,就是要花時間,產生一些症狀,等到排完了,就會一切恢復正常。(但問題是如果有人一直不停接觸或吃進過敏原呢? 那就有可能沒完沒了,所以我才堅持要查出過敏原,盡量排除過敏原)

一百多年,有一個加州富豪,他擁有許多土地,蓋了一個大豪宅(後來捐出,現在是古蹟,有對外開放)。他很喜歡加州,他說,如果他同時擁有天堂和加州,他會把天堂出租,然後住在加州。他的意思是加州的氣候、陽光、和物產,非常怡人,可媲美天堂,甚至比天堂更好。

我猜,這位富豪一定沒有花粉熱,不受花粉的困擾。我在加州住了三年,也是非常喜歡加州的陽光、天氣、海灘、蔬果,但唯一不喜歡的就是花粉特別多,每年的三至五月,總是要小心謹慎、如臨大敵。就我的臨床經驗,我發現在加州,有花粉熱的人不少,大多數人在花粉季節都是靠西藥來控制症狀(但西藥容易有副作用)。而我,也是有花粉的過敏體質,所住的谷地,花粉濃度至少是市中心的好幾倍,但感謝上帝,就是在這樣的環境,才能讓我找出一整套與花粉(過敏原)和平共處的方法。





針灸真的不痛

大女兒從小對牛奶過敏(和我一樣),大概在五歲時,吵著要喝阿嬤買的XX牌鮮奶,我說,你要喝就喝吧,但明天手肘會癢(她的體質我很清楚)。結果,隔天果然手肘內側起疹子,又紅又癢。我說,牛奶還要喝嗎? 聰明的她搖搖頭,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從此不再喝奶。

三年前搬來美國,學校的營養午餐,不但有比薩、乳酪、甚至牛奶無限暢飲。我就看她鼻子越來越過敏,這一年多來,常常看她動輒鼻塞、擤鼻涕、甚至揉眼睛。花粉季節更加嚴重,晚上幾乎睡不好,白天沒精神,和以前生龍活虎、精力充沛、健康寶寶比起來,越差越遠

我一直認為強逼是不明智的行為,尤其對小孩的教育,盡量採取開導的方式。大概一年前,我就曾經問她,你要喝牛奶還是鼻子通暢? 她的答案是喝牛奶。因為她喜歡喝牛奶,而且同學都在喝。那時鼻塞還不嚴重,所以她寧願鼻塞也不要放棄喝牛奶。

過了幾個月之後,看她鼻子過敏越來越嚴重。我問她,你要針灸還是鼻塞? 她的答案是鼻塞。她寧願鼻塞,也不願意扎針。每次我自己扎針或替內人扎針,小孩子看到總是覺得很恐怖,把細細長長的針往肉裡面扎下去,任何人初看都會害怕。但說真的,一點也不痛,而且很舒服,但她們總是不相信。

我叫她吃維生素C(超級C粉),她說太酸,不吃。

大概一個月前,兩個鼻孔都塞住了,只能靠嘴巴呼吸,又乾又咳,晚上睡得很差,白天精神不好,又遇到花粉季,眼睛又紅又癢,每天就看她擤鼻涕、揉眼睛、很難受。終於,有一天,她受不了了,願意讓我針灸看看,她說真得不痛嗎? 我說,就扎一針,如果會痛,我從此不再針灸。

我就叫她躺好,隨手打開兩吋的針灸針,找一下穴位。大概幾秒鐘吧! 我對大女兒說,扎好了! 大女兒說,怎麼可能? 都沒感覺。我說,不但扎好了,而且是兩吋針完全在皮膚裡面。大女兒抬頭看看小腿上,只剩針頭在皮膚外面,其餘兩寸長的針身完全深入皮膚裡面,大女兒覺得不可思議,一點疼痛都沒有,而且很舒服,鼻子舒暢很多。

大女兒在美國念七年級,長大後想當老師,我說,喜不喜歡當醫師啊? 她說她不敢解剖,而且怕針。

自從那天扎針之後,她每隔一兩天就嚷著要針灸,我一直都抽不出時間,也沒好機會。但我叫她吃維生素C(超級C粉),我很清楚,她蔬果吃得極少,油炸物卻少不了,美國學校的營養午餐你覺得會很健康嗎? 超級C粉我們在家都稱作OPCC,我就是靠喝大量OPCC對抗嚴重的花粉,喝到我自已覺得驚訝,量怎麼這麼大,但就是要大量。她怕酸,所以就叫她泡蜂蜜(未過濾的生蜂蜜)。

OPCC的喝法有好幾種,以前我是低濃度,加很多水,每天當飲料喝。最近我的喝法是高濃度,一口喝下去就會有一兩克維生素C左右,加了蜂蜜和麩醯胺酸,其實又酸又甜,也不錯喝,最重要的優點是迅速,可以一下子喝到高單位,每天喝幾次就夠了,其他時間就喝水。這種喝法,對於沒習慣、沒耐性、不喜歡喝的人來說,更加方便了。

結果,我們發現,只要有喝OPCC,鼻塞就會緩解,鼻子也比較舒服,但是,她自己懶得泡,三天捕魚、十天曬網,過敏還是時好時壞,但有喝總比沒喝好。 前幾天,我講到她小時候喝鮮奶手肘發癢的故事,她說她幾乎忘記了,但總算挑起她的記憶,她好像開始有決心要停吃奶製品了。

今天晚上,她說腳很酸,人也沒精神,要我針灸,我檢查一下,果然是穴位在發酸,所以,我就再幫她針灸,這次扎了兩針,左右對稱,她說很舒服,而且鼻子一下就通了。我扎的不是迎香穴,鼻翼兩旁的迎香穴可以通鼻這不稀奇,但扎在腳上的足三里卻可以通鼻,這就是要徹底融合古典針灸與現代自然醫學的學理與經驗,才能徹底理解。

屈指一算,我下針至今已經第二十七年了! 從古典針灸入門,經過鑽研與整合多年,再從科學針灸發揮出來,我現在下針,已經有一套獨自的技術和學理,我把它叫做RPN,把極其複雜的針灸理論整理得相當精簡而且速效。

我常對病患或讀者說,要找一位好的針灸醫師,首先必備條件就是要下針不痛,如果下針很痛,然後推說越痛越有效,那是醫生呼嚨病人的藉口。

從神經生理學的理論來看,如果下針會痛,讓病人產生懼怕或防禦,這時的神經系統的抑制網路就會被刺激,該有的針灸療效就會被抑制。反之,如果病人很放鬆、很舒服地享受針灸,這時,神經系統的促進網路就會被活化,該有的針灸療效就會加乘。

除了手掌、腳掌、臉上等特別敏感的部位,其餘身體大部分的穴位,是可以讓尖銳的長針刺入,一點疼痛感覺都不會察覺。有人說,這怎麼可能,但事實就是如此,但要達到這個境界,有一些竅門和經驗,如果針灸醫師不細心推敲也不找明師學習,那他下針可能一直都會很痛,這時,最吃虧的就是病人。

所以說,行行出狀元。每一個行業,都可以不斷精進,不斷提升,到達更高的境界。

智齒該不該拔?

十八年前,1995年,我剛從佛羅里達搬到西雅圖工作,美國牙醫幫我洗牙時,拿著X光對我說,四顆智齒長歪了,必須拔掉! 我最怕拔牙了,我問牙醫,如果不拔會怎樣? 牙醫說,如果不拔,三年之後智齒長出來,到時候會多麻煩、多嚴重、痛不欲生、世界末日、、、等等(後面兩句是我加上去的,牙醫的意思不拔會很恐怖)

十八年後的今天,我的四顆智齒還在我嘴巴裡面,沒拔、也沒長出來。

十八年來,我一直在想到底要不要拔智齒。如果智齒這麼糟糕,對身體這麼不好,那上帝設計智齒的目的為何? 古人沒有牙醫,沒法拔智齒,那該怎麼辦? 內人警告我,不要拔智齒,拔了之後,前面那顆牙齒沒了後盾,會晃來晃去,她就是這樣。到底誰的說法是對的? 雖然我醫學院念了兩遍,但畢竟不是念牙醫系,沒有精確的專業知識,也沒花時間去鑽研,事情就這樣一直擺著。

去年,我趁回台灣時,去看牙醫,要求照X光,證明四顆智齒橫著長。牙醫很慶幸地告訴我,我已經四十五歲了,智齒不必拔了,因為不會再長了。

曾經慶幸西雅圖的牙醫說錯了,十幾年來,智齒沒冒出來,沒惹麻煩,所以,沒拔是對的。

去年聽到牙醫說不必拔了,更加慶幸,心想,你看,等待還是值得的。

今年,我的結論是,兩位牙醫都說錯了! 我早該深入鑽研的,要比專家還專家。第一位牙醫說智齒很快會長出來,其實未必,害我心想,他是不是為了嚇我,想賺我的錢呢? 他應該說得更清楚,或是給我一些詳細資料回去研讀,讓我客觀分析,做明智的抉擇。第二位牙醫恭喜我不必拔了,因為中年了,智齒不會再長了,他好像也錯了,因為智齒的力道越來越大。事實上,這兩三年來,智齒的壓迫越來越明顯,尤其是睡眠稍微不足,智齒前那一顆臼齒就搖搖晃晃,四顆都差不多,讓我曾經誤以為廉頗老矣,視茫茫、髮蒼蒼、齒牙動搖乃是常態。沒想到只是地下智齒在作怪,我還沒老。

左上方的智齒壓迫最為厲害,我從十年前開始,就明顯左邊比較冷,左邊比較容易出問題(例如遇到花粉,左眼有過敏性結膜炎,但右眼正常。左眼感覺眼壓比較高,但右眼沒事。上周在飛機上左耳膜脹破,但右耳沒事)。十年來,問過很多中西醫的老師、名醫,沒有一個人給我正確的診斷,最後是自己診斷出來,原來只是小小的智齒在作怪。從這個親身的體會,印證了<人體是一個整體,牽一髮而動全身>,也印證了<全人醫學>的重要,目前西醫的分科太細,很難圓滿解決問題,也印證了神經網路在全身生理運作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只要神經受到壓迫或irritated,很多附近的器官或組織就會慢慢出問題,難怪Chiropractor一百年前就發現人體脊椎的重要,一旦歪斜脫位,壓迫該節神經,相對應的臟器就容易生病(但西醫至今還是否認這個觀念)。

總之,我很慶幸,終於找出問題,認清事實,智齒該拔還是要拔。智齒所影響的層面,不單只是冒出來會發炎牙痛,而是淺藏在牙齦裡面就會壓迫三叉神經或其他牙齒,產生一些看起來和牙齒無關的毛病。

所以,我決定要拔智齒了! 向來很少看牙醫的我(因為我沒有蛀牙),不曉得行情如何。內人說,在美國拔一顆$2000,在台灣NT2000。我說,真的嗎? 我有四顆要拔! 到底要在美國拔呢? 還是今年夏天回台灣再說? 有人知道台北有擅長拔智齒的好牙醫嗎? (用最少麻藥、手法最溫和、經驗最純熟)

十字花科嫩芽汁


第十七次斷食在昨天圓滿結束,所以今天開始要緩慢復食。

這次的復食,我做得很慎重,一切的肉和魚甚至黃豆類都不吃,按照我最新擬定的復食守則。

研發中的有機蔬果粉,非常適合復食,但還未正式上市。心血來潮,想到菜園的十字花科正在盛產,芥菜、Mustard、青江菜、白蘿蔔、東歐芥藍菜,怎麼吃都吃不完,於是,決定把芥菜的嫩芽拿來做成蔬菜汁。


首先,要在熱水裡燙個五到十秒,為什麼要燙? 生吃不是很好嗎?

生吃當然保留比較多營養素,但它那硫配糖體的嗆味,太嗆了,而且腸胃也會不舒服,上次試過了,太強了,連可以大口吃辣的內人都受不了。

所以,要燙一下。


燙好後,放進果汁機裡。

打汁。

打好了,倒進杯子。
看起來很漂亮,但喝起來,實在難喝。那個嗆味居然還在,已經燙了十秒鐘了,但很多成分還在。
加了Hemp Protein Power有稍微改善一點。另外,加入香蕉一起打汁,味道改善更多。

覺得纖維有點多,就用濾網把它濾掉。

這些嫩芽,如果燙十秒鐘,拌一點湯汁或好油,其實是一道很清爽又好吃的菜餚,滿甘甜香脆的,但沒想到,打成汁後,因為硫配糖體(Glucosinolates)和芥子酶(Myrosinase)充分混合,而形成異硫氰酸鹽(Isothiocyanate),變得又嗆又辣。雖是抗癌、排毒、抗氧化、預防心血管疾病的聖品,但味道實在太嗆。這些原理,我在<怎麼吃,也毒不了我!>第234-235頁,寫得很清楚。

最近幾年,十字花科嫩芽的保健營養品在美國非常熱門,價錢也不斐。50mg的Crucera-SGS,六十粒裝,售價$50,如果進口台灣,售價至少要NT2500以上。所謂的SGS,就是Sulforaphane Glucosinolate,中文翻譯是蘿蔔硫素硫配糖體。

總之,大自然中充滿保健或治病的成分,只要一小片地,就可種一大片的植物,然後,把它打汁喝下去,就能達到保健的效果。慶幸我在美國有個菜園,預計今年夏天要舉家回台三年,希望在台北(東南邊)也能找到一小片無汙染的地,種我喜歡的菜,盡情地吃。

蔬菜汁的成分,對人體健康無比重要,對於無法獲得新鮮榨汁的都市人,沖泡高品質的有機蔬菜乾燥粉末,成了一個變通的辦法,很慶幸,我也在美國找到很好的有機蔬菜粉原料,希望不久的將來可以做成攜帶方便的產品。

有空腹感才健康

今天早上一點饑餓感都沒有,於是開始進行第十四次斷食。這應該是一次超迷你的斷食,由於需要工作,連續兩天的迷你斷食無法進行,說不定只能斷兩餐。

早上一點餓的感覺都沒有,斷食到了中午,終於有飢餓感,到了下午兩點,終於飢腸轆轆,這種空腹感真好、真懷念、也真健康! 上周帶家人參加遊輪,這是我四十多年來第一次搭郵輪,也是全家人第一次。

五天四夜,在船上有吃不盡的美食,BUFFET是二十四小時開放,另外在三餐的用餐時間,還有幾家西式餐廳開放,可以進去點餐(前菜、主菜、甜點、飲料全套的)、如果不想去餐廳,還可以在臥房裡面打電話叫餐點送進房間來。

以上所說一切餐點完全免費,五天四夜花費美金四百元左右,實在是一趟經濟實惠的旅遊。 每個人上船就開始吃,這家吃吃、那家吃吃,不消幾天,每個人看到美食都怕了,不是因為食物不誘人,而是因為肚子早就都滿了。 從郵輪回來至今第四天,一直還沒有明顯飢餓感,每天三餐是照時間吃,而不是憑飢餓感吃。這樣對身體實在不好,肚子不餓就不應該吃東西,吃下去就會造成負擔,甚至引起障礙。

於是,今天早餐和午餐,稍微斷食一下,就回復空腹感了,有飢餓的感覺真好。

上次斷食是在1月28日,那是第十三次斷食,效果相當顯著(內容以後以有機會再說)。自從一月底,聖荷西的花粉已經是中度(根據pollen.com是5.5),最近已經到中高度(7.4),預估到周末會到高度(9.5)。雖說pollen.com的預測實在不準,但春天到了,花粉越來越多卻是不爭的事實,有過敏體質的人都要注意避開過敏食物、避免大量暴露在花粉環境、睡眠要夠、要盡量保持空腹感,以及實行我最近非常有心得的<重大突破>,那麼就可以跟花粉或其他過敏原和平共處,一點都不影響日程生活、甚至連一點症狀也沒有。